關於部落格
人文觀察‧詩文創作‧智慧分享
  • 200036

    累積人氣

  • 10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熱門標籤
夏日冰紛祭
這夏玩哪裡
夏午茶時光
天空部落
露營
台北美食
溫泉
輕旅行
六合夜市
彰化
高雄
士林夜市
日本
火鍋
宜蘭
台中
台南
苗栗

明日黃花猶記否 凋零臨去送秋波(附詩二首)

畢竟「盛年不重來,一日難再晨」。歲月催人老,人生總是難免由興轉衰的過程,盛開的花朵,也有凋謝的時候,只是我們是否能在有限的生命中,仍能留下一些值得後世記憶的美好片斷呢?
 
明日黃花猶記否,季節更替添歲憂。凋零花瓣鳥棲處,臨別不忘送秋波。
 
民歌重唱憶舊夢,英雄卸甲留殘堡。座中感慨誰最多?餘音嫋嫋不能忘。
台北的11月,秋意已濃,冷氣團一波接一波的襲來,氣溫開始轉涼,台北的天空時常都是陰霾霾的,讓人不得不感受到幾分蕭瑟的感覺!這時節,曾經在春夏開的花,理所當然早已紛紛凋謝退場了。很容易讓人興起「春花秋月何時了,往事知多少?」的感慨!
 
重陽過後,曾去士林官邸走動走動,發現園方已在積極的布置、搭建每年年底例行要舉辦的菊花展(11月17日~12月1日)的場地了。一年容易,轉眼又接近歲末了;馬齒徒增,年華虛度,不勝汗顏啊!想起蘇東坡在《南鄉子‧重九涵輝樓呈徐君猷》詞中的句子:「萬事到頭都是夢,休休,明日黃花蝶也愁。」只能聊以自嘲吧!
 
據了解,蘇東坡詞中的黃花意指的是菊花,但是,印象中,名字裡正好有個「黃」字的植物,是屬於豆科的喬木水黃皮,花期由夏季一直持續至中秋時節,因此,前一陣子似乎枝頭上都依然可見到水黃皮花遲暮,尚未落盡的餘韻呢!花期算來還真是長哦!
 
回想起來,初秋時節我還適巧欣賞到水黃皮花與白頭翁等鳥兒的美麗邂逅。如今,淡紫色的花雖已不再,取而代之的是新結的豆莢,對我而言,檢視相機曾留下的影像,依然記憶猶新,就像是在大自然秋季的舞台上,凋零謝幕之前,水黃皮花臨去的秋波一樣吧!
 
謹寫下<秋瑟邂逅水黃皮花與鳥>一詩記感。

明日黃花猶記否,季節更替添歲憂。

凋零花瓣鳥棲處,臨別不忘送秋波。
 
上週末(11/23),參加了新聞人社團為新聞界前輩學長辦的<陪陳正毅聽、唱民歌>的聚會。
 
正毅學長是世新學生報刊<新聞人>報社的創辦人之一,他畢業後進入《中央日報》,曾擔任過記者、採訪組副組長、廣告組組長,最高職務為總經理,後來,《中央日報》結束,又轉往有線電視出任要職,惟因車禍受傷,淡出職場後,還出任<人間福報>主筆,可說是一位跨新聞界與商業領域的重量級前輩。
 
今年中,驚傳他經醫院檢查罹患癌症,後來經他本人証實:「根據醫師經驗,如果沒有借助標靶藥物進行積極治療,推估餘命大約三個月;若有治療,或許可多延長兩個月。」知道的朋友們,都積極的給他加油、鼓勵,希望他堅強、積極的與病魔對抗,再寫下一頁抗癌成功的生命樂章。
 
難能可貴的是,學長多年來小說、隨筆寫作不輟達40餘年,除已出版的之外,還留下不少的作品。前些時,各方好友們就合力幫他出版了《用生命書寫-一個新聞人的40年心路》這一本算是紀念集吧;我也參加了他的新書發表會。這一次,在三軍軍官俱樂部辦的民歌聽唱聚會,也是有情有義的朋友們大家有意為他加油、打氣,希望他更珍惜生命與友情的聚會。
 
當日,正式的餐會開始前,先到的朋友們在三軍軍官俱樂部祥瑞廳外的院子裡三五成群的交談。院子裡有茄苳、榕樹、玉蘭花、翠蘆莉、雞屎藤等植物;我嚇然發現玉蘭花樹上竟仍有一朵(就僅一朵)綻放的玉蘭花,讓人格外驚異!玉蘭花不是春夏間開的花嗎?怎麼到了深秋已近冬季了,仍有一朵不按常理,不畏天氣寒瑟,仍堅持要於此時才遲開的花朵呢?是氣候變化無常造成的嗎?亦或生命自有它的抉擇和表達方式呢?身旁禮佛甚有心得的學姊林德妹就有感而發說,這一朵花,彷彿象徵了生命在天地之間,即使植物,也想要努力留下生命的餘香吧。誠哉斯言,是否正如《論語》-衛靈公第十五,子曰:「君子疾沒世而名不稱焉」?我心有戚戚啊!
 
正式的餐會開始後,主持人首先請陳正毅本人吟唱鄭愁予的詩<殘堡>:
戍守的人已歸了 留下邊地的殘堡
看得出 十九世紀的草原啊
如今 是沙丘一片………
怔忡而空曠的箭眼 掛過號角的鐵釘
被黃昏和望歸的靴子 磨平的戍樓的石垛啊
一切都老了 一切都抹上風沙的鏽
百年前英雄繫馬的地方
百年前壯士磨劍的地方
這兒我黯然地卸下了鞍 歷史的鎖啊沒有鑰匙
我的行囊也沒有劍 要一個鏗鏘的夢吧
趁月色 我傳下悲戚的將軍令
自琴弦…………
 
這一天,好幾位曾擔任過民歌手的老友們又重新披掛上多年不彈的吉他,演唱著一首又一首曾經膾炙人口的流行民歌,曲譜都還是幾十年前在民歌餐廳駐唱時珍藏下來的沒變,歌聲倒是多了幾分歲月的滄桑;一幌眼,時光的流逝真的快啊!新的一代年輕的朋友,幾乎已不知校園民歌、不唱民歌很久了吧?
 
春花秋月,往事知多少?
 
畢竟「盛年不重來,一日難再晨」。歲月催人老,人生總是難免由興轉衰的過程,盛開的花朵,也有凋謝的時候,只是我們是否能在有限的生命中,仍能留下一些值得後世記憶的美好片斷呢?
 
觀察水黃皮一季的花開花落,把握花兒凋零謝幕前,還有鳥兒相伴的畫面,留下臨去秋波的美好!
 
陪陳正毅學長聽、唱民歌,在大家的熱情鼓勵下,學長決定堅持奮鬥。在《用生命書寫》這本書的序言裡,他就表示:「上帝有祂的時間表,要保持喜樂的心,堅持奮鬥,不要放棄任何希望,奇蹟就會降臨!」我們大家都期待做見證。而這本書內的篇章,就描述了他創作的心路,也刻劃了他一生努力耕耘過的軌跡!
 
但,回顧我們自己的人生呢?是否也可以留下斷簡殘篇?或一首值得傳詠的詩詞?或具有智慧的吉光片羽?讓未來的人們還記得曾有個生命留下的紀錄?在若干、若干年後,還能讓一個陌生的人不小心在浩如煙海的資料庫中,以關鍵字搜索得到,並引起心靈的共鳴!還是浪花淘盡,萬事皆休呢?
 
謹作<陪正毅學長聽唱民歌>詩一首記感:

民歌重唱憶舊夢,英雄卸甲留殘堡。

座中感慨誰最多?餘音嫋嫋不能忘。
 

延伸閱讀

<城鄉組曲>敲打生命的樂章-人生的主旋律和歌
http://blog.yam.com/bv7389/article/35371951 

<藝文志>蘭名揚國際 成就王者香-從台北看古今蘭亭抒懷
 
<心靈觀想>白千層-年年深秋嘆白頭
 
水黃皮與鳥的邂逅(相簿)
 
陪陳正毅聽唱民歌(相簿)
 
附錄
 
水黃皮(又名掛錢樹)
‧英文名稱: Poongaoil Pongamia,Poonga-oil Tree,Pongamia
‧學名: Pongamia pinnata (L.) Pierre
‧科名:豆科(Leguminosea)水黃皮屬(Pongamia)
‧別名:九重吹、重吹舅、掛錢樹、水流豆、野豆、臭腥仔、鳥樹
‧原產地: 印度、馬來西亞、華南、琉球和澳洲、台灣、 蘭嶼海岸
‧特性: 半落葉性喬木,單幹,直立,樹冠傘形,深根性,樹皮灰褐色,上常有瘤狀小突起,株高 6~12 公尺。莢果長橢圓形略呈扁平刀狀,成熟後不開裂,掛在樹上猶如黃色的清代銅帑,所以又稱為「掛錢樹」;因葉似「黃皮」而稱「水黃皮」。
‧葉:葉互生,奇數羽狀複葉,長 20~25 公分,葉柄長 5~7 公分,基部膨大,光滑無毛;小葉 5~7 枚,卵形至長橢圓形,長 5~10 公分,寬 4~8 公分,先端短漸尖或圓形,基部寬楔形、圓形或近截形,近革質,表面為有光澤的綠色,背面顏色較淡,全緣或略呈波狀源;小葉柄長 0.6~0.8 公分。
‧花:花多數,粉紅色至紫紅色,呈腋生的總狀花序排列,長 15~27 公分,直立或斜上升,通常 2 朵花簇生於花序總軸的節上;花梗長 0.5~1.5 公分,有細毛茸,在花萼下有卵形的小苞片 2 枚;花萼長約 0.3 公分,萼齒不明顯,外面略被鏽色短柔毛,邊緣尤密;花冠白色或淡紫色,長 1.2~1.4 公分。中秋節前後開花。

‧果實:莢果長 4~8 公分,寬 1.5~2.5 公分,表面有不甚明顯的小疣凸,先端有微彎曲的短喙,成熟時不開裂,沿縫線處無隆起的邊或翅,有種子 1 粒;種子腎形。果期 8~10 月。
(取材自網路資料)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