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人文觀察‧詩文創作‧智慧分享
  • 202509

    累積人氣

  • 67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熱門標籤
夏日冰紛祭
這夏玩哪裡
夏午茶時光
天空部落
露營
台北美食
溫泉
輕旅行
六合夜市
彰化
高雄
士林夜市
日本
火鍋
宜蘭
台中
台南
苗栗

<真情故事>車禍(上)

生命中總有連舒伯特也無言以對的時候。-享利詹姆斯

There are moments in our life when even Schubert has nothing to say to us. 

Henry James, The Portrait of Lady “ 

林太太哭著嚷:「怎麼會發生這種事?怎麼會發生這種事?騎摩托車亂騎,不顧人命,喪天良哦!喪天良哦!」

15046c2bf4096e.jpg
早餐的時候,又聽見芳蘭以埋怨的口吻說:「媽~怎麼又是豆腐乳、稀飯嘛?吃都吃厭了。這些東西最没有營養了,怪不得人家近來越來越廋了。」
 
林太太正在整理一堆從陽台衣架上收下來的衣褲,默默的没有答腔。
 
林先生在自己屋子裡,把那雙穿了好多年的黑皮鞋用鞋油刷了又刷。皮鞋的鞋面像一張揉縐的紙一樣,抹也抹不平,有些地方已經起毛了;鞋底一看,就知道是後來又加上去的,也磨的差不多了。他没能聽到芳藍的抱怨。
 
「媽,你說是不是嘛?早餐最重要了,人家現在早就流行改吃牛奶、吐司、麵包了;我們還在吃什麼………」。這時候,林先生從房間走出來了。
 
「爸,早!」芳蘭的話打住了;默默的埋著頭扒著稀飯。
 
「嗯!早。」父親坐下來,愉快的看著桌上的稀飯、豆腐乳、葱花蛋和一碟醬菜。端起碗來,盛起稀飯;卻忽然想起了問起:「妳弟弟呢?」
 
「哦!明強他已經起來了,他說等一會就下來。」林太太幫芳蘭做了回答。
 
「什麼,等一會?成天在家都看不到他的人影,吃飯也不來吃,芳藍,妳去叫他下來。」
 
林太太這會兒衣服正好已經打理好了。聽到了就說:「丁旺,你就讓她吃飯吧;她吃了飯,還要趕著去上班呢!我去叫他吧。」
 
五點多,明強睡不著就起床了。昨夜,翻來覆去輾轉反側,滿腦子只是想著美琳提到準備出國留學的事,兩個人一直以來的一段情該如何抉擇呢?
 
天空濛濛亮,東方順著綠色叢林望過去,是一抹胭脂的暗紅塗在起伏的山巒上,大武山的背後,太陽的餘光仍然顯得軟弱無力,昨天的陰雨並未將天空清洗的比較明朗。明強在陽台上站了一會,嘆了幾口氣,没等太陽從山後露出臉來,便又走回屋裡,整夜的失眠使他感覺身心昏倦,就躺在床上,閉著眼睛養神。直到聽到母親的呼喚聲:「明強~明強,你該起來了吧?你爸叫你下來吃飯了啊!」
 
明強勉力從床上坐起來,晃了晃腦袋,昏沉沉的,像隔夜喝了酒未醒一樣,心裡悶的慌,整夜也没想出什麼對策,一時也拿不定主意,只好硬著頭皮下了樓。
 
林先生他正在吃早餐,他用筷子挾了一小塊的豆腐乳,或是挾了一塊蘿葡乾就扒了一大口的飯,從他的表情看上去似乎是很愉悅、很滿足的神情。
 
明強走近餐桌,輕輕的叫了一聲「爸」。
 
「嗯,早飯趁著熱吃了,心裡頭多舒服;幹嘛要等稀飯都涼了才下來吃,一點都不知道顧自己的身體。」
 
芳蘭一碗飯也没吃完就起身要走。卻被父親叫住了。「芳蘭,妳也是的,一碗稀飯也不吃完,妳想妳的身體怎麼會好啊?」
 
「嗯。」芳蘭把稀飯端起來,也没配菜,一咕嚕的往嘴裡塞完了。然後,轉身走進屋裡去了。
 
林先生與明強父子兩個人對面坐著,林先生說:「明強,新的一學期就快開學註朋了,在學校還有最後一學期了?」
 
「是的,爸。」
 
「有什麼打算啊?」父親說。
 
「暫時還没有。」明強搖了搖頭,其實心裡是整夜想得還没有結果的事。
 
「那你計畫什麼時候才打算呢?畢了業當了兵再打算就遲了;你又是讀文科的,工作更是不好找,我看你應該注意、注意看,公家機關有没有什麼招考啊,也好準備、準備;如果在當兵之前考個文憑,就比較妥當了,只靠你那張大學畢業證書是没有用的。」
 
「知道了。」
 
「知道了。這學期就應該多用功讀點書了;不要只忙著社團活動和跟女孩子玩在一起了。」
 
明強靜靜的聽著,不敢正視父親。一口稀飯慢慢在食道間滑動,一時說不出話來。想爭辯,但,實在找不到更好的說詞。
 
過去,也是如此,彷彿已成了慣例。因為林先生總是有他比較傳統保守的堅持。當兒女對他們的父親有所要求的時候,總要通過他們的母親做一個媒介來說服他。
 
這時,林太太正好下樓來了。「一大早,就教訓兒子幹什麼啊?讓兒子好好吃個早飯嘛!」
 
明強也匆匆的吃完了早餐,打算離開餐桌上樓了。
 
這會兒,芳蘭就匆匆的拿著皮包走出來,打著招呼出門:「爸、媽,我趕時間上班啦!」
 
「既然這樣,我也要出門了;我們一起走好了。」林先生說。
 
「爸,不用了,我自己會的。」芳蘭心想,都那麼大的人了,那要爸爸陪呢!何況自己是騎機車,父親是搭公車。
 
林太太叮嚀:「一路上要小心哦!」
 
林先生說:「知道了。」父女倆就出門了。
 
明強獨個兒上了樓。呆坐在書桌前好一會兒,心中的事仍是起伏不定。一手把近旁的吉他抓過來,忽亂的敲打了一陣急弦殺伐之聲,這才又覺得無奈的很,吉他也彈不下去了;索性又躺上床;什麼興致也没有了。心想:父親想的只是自己畢業後應儘快謀職,好減輕家裡的負擔,那裡又會為兒子的理想和愛情問題操過心呢?兩代之間原本就有代溝吧?自己的家境本就不佳,父親在思想上又一向是固執、保守,如果自己提出想要出國的想法,根本就是難以想像的天方夜譚吧?可是,自己確實正為了前途何去何從,憂心忡忡啊!自己和美琳的感情已不是三朝兩夕的事了,如今,眼看就要面臨攤牌,自己又能做什麼呢?只能說是命運弄人吧?
 
就這樣,思前想後,已成了明強這個暑假的煩惱症候群。
 
§§§
 
林太太今天上市場的時間比平常晚了些,她只簡單的買了幾樣菜,就匆匆的提著菜籃趕回家了。自從知道先生丁旺工廠出狀況,先生已好幾個月領不到薪水的事,她總是對外人絕口不提的隱瞞著;包括自己的孩子。
 
她食不知味的吃了兩碗稀飯;趕緊把剩下的飯菜收拾好、碗筷洗好;一刻也没閒著,趕緊把接到的針線手工工作拿出來做,一心想多趕些活,好貼補點家用。可是愈是想快,心裡就愈是慌,原本熟悉的針線活,一不小心,針尖還戳到了手指頭,一陣刺痛,難免心裡犯嘀咕。
 
忽然,「呯!呯!呯!呯!」傳來一陣急促拍打的敲門聲。
 
「林太太,林太太在家嗎?」
 
在小閣樓想事情的明強也聽到了。心裡也在奇怪,什麼人?為什麼有門鈴不按,卻又敲門敲得那麼急?除非是那個冒失鬼,要不──他從心底打了一個冷戰,會發生什麼事嗎?
 
林太太聽到敲門急促的聲音下意識也感到不安,匆匆跑去開門。
 
「什麼人?是那一位啊?」
 
「林太太,是我,我是陳先生啊!」
 
林太太聽得出是先生的一位同事陳先生的聲音。
 
明強這當兒也跑到陽台欄杆邊,俯身探頭想了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門開了。陳先生神色凝重的說:「林太太,丁旺在火車站附近的斑馬線上被一輛摩托車撞了,現在已送到省立屏東醫院了。」
 
「什麼?我先生被車撞了!」林太太幾乎昏了過去。
 
「什麼?爸爸被車撞了!」明強一時像被電擊了一記,只覺得腦際一陣空茫;也怔住了。
 
「林太太,林太太……!」陳先生即時扶住了身體有點搖晃支持不住的林太太。
 
明強驚覺非同小可,一時情急,人就跨過陽台的欄杆,一手攀在平台上,身體就垂掛跳到院子裡,搶到母親身邊把母親扶住,攙扶著到屋裡坐下。這時林太太才鎮靜下來,問:「我先生怎麼了?是怎麼樣的狀況?」
 
「我們一起到車站搭車,丁旺是被一輛突然闖過來的摩托車給撞倒了,受傷還不輕,騎摩托車的駕駛人可能喝了酒,事後已經被警察逮捕,丁旺則被緊急叫了救護車送去了醫院,我特別趕過來給妳們通報。」
 
林太太哭著嚷:「怎麼會發生這種事?怎麼會發生這種事?騎摩托車亂騎,不顧人命,喪天良哦!喪天良哦!」
 
陳先生一旁也不知說什麼好,又不得不提醒:「林太太,丁旺住院應該須要些花費,妳知道,我們工廠這幾個月拖欠工資的事,所以我出門身上也没有帶什麼錢,實在很不好意思!如果有急用……需要……」
 
「陳先生,你專程趕來通知我們,我們就感謝不盡了。錢的事,就不敢再麻煩了。我會自己想辦法先應付過去。」
 
明強一時反倒冷靜了。「媽,我們要趕緊到醫院去看看爸爸吧?」
 
林太太這才回了神,深深吸了一口氣:「快去!快去!明強,快帶我去看你爸爸。」
 
後記
 

<真情故事>因文長,分上、下兩次推出。

本文配置刊頭雕塑作品為:許維忠<浮生都會>局部攝影圖像。原作置於台北忠孝東路與新生南路口附近捷運站附近。 

 
 

延伸閱讀

<真情故事>車禍(下)

http://bv7389.tian.yam.com/posts/55214093

<真情故事>平安夜的悸動

https://bv7389.tian.yam.com/posts/33444097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