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人文觀察‧詩文創作‧智慧分享
  • 187604

    累積人氣

  • 66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熱門標籤
夏日冰紛祭
這夏玩哪裡
夏午茶時光
天空部落
露營
台北美食
溫泉
輕旅行
六合夜市
彰化
高雄
士林夜市
日本
火鍋
宜蘭
台中
台南
苗栗
多多綠孟CI
小祿

杜鵑喜迎春 子規思故舊-漫遊杜鵑花城(附詩作)

杜鵑花自古以來似乎總與憂國、思鄉、悲情、哀嘆人間疾苦分不開。或許,文人們一直自囿於古老的一則悲劇的傳說。

時至今日,民主化了,平民百姓當家,不再像皇權時代,盡要仰帝王恩賜鼻息;愛花、惜花又何須與「望帝冤啼」扯上什麼關係?

14f603efd74221.jpg

三月以來,台北的天空總是被陰雨抹得灰濛濛的,難得有一天放晴。
 
午後,不經意間,經過巷內社區的花園,哇!園裡不知何時換栽的一整片杜鵑花,竟然爭先恐後的開得熱鬧無比,簡直可說是「沸沸揚揚」,真不得不叫人驚艷啊!

好一陣子了,在台北市沿途建築及榮星公園裡的杜鵑圍籬,都會發現,杜鵑花已三五成群的開了,但多僅僅是東一叢西一叢的,並未形成大面積的熱鬧景象。没想到在住家附近的小公園裡,反而看到如此「大鳴大放」的光景,真是讓人意外的驚喜!
 
機不可失,趕緊取來相機為這一片花容留下美麗的倩影。正巧,花圃旁住家的男士準備出門,看我用心取景,主動打招呼:「真美哦!」
 
「對啊!真美。開得好熱鬧哦!」我回應。仍專心的在拍照。
 
「這一直是隔壁的阿伯熱心栽種照顧的。可惜前不久,人已經走了!」他顯然是心有所感,見花思故人吧!
 
我看著眼前的一片繁花,卻彷彿隱約聽到他輕聲的喟嘆!
 
杜鵑花自古以來似乎總與憂國、思鄉、悲情、哀嘆人間疾苦分不開。或許,文人們一直自囿於古老的一則悲劇的傳說。《成都記》蜀國的帝王杜宇,禪位宰相開明,隱居西山;杜宇喪國,死後魂化為杜鵑鳥,亦叫子規。因思念故國而啼泣,淚流盡之後再流出的已變成血,血濺於花,染紅的花就被稱為杜鵑花。自此,杜鵑花與杜鵑鳥似乎連結上了再也分不開的苦情關係。
 
唐及五代時期的詩詞,借物抒懷,特別多以「杜鵑」為題材假託或喻意發揮的作品。近代,甚至有徐秀美、韓學宏等人專就《中國詩歌中的「杜鵑」》發表相關探討論文;惟古人文中主訴的「杜鵑」多是指杜鵑鳥-並分以別名「子規」、「杜宇」或「謝豹」出現居多。杜鵑花何辜?卻也因此背上了淒艷的宿命!
 
僅摘引數首相關的詩如下:
李白<宣城見杜鵑>:蜀國曾聞子規鳥,宣城還見杜鵑花。一叫一廻腸一斷,三春三月憶三巴。
 
李白<蜀道難>:又聞子規啼夜月,愁空山。蜀道之難,難於上青天,使人聽此凋朱顏。
 
吳融<送杜鵑花>:春紅始謝又秋紅,息國亡來入楚宮。應是蜀冤啼不盡,更憑顏色訴西風。
 
杜枚<杜鵑>:杜宇竟何冤,年年叫蜀門。至今銜積恨,終古弔殘魂。芳草迴腸結,紅花染血痕。山川盡春色,嗚咽復誰論。
 
李山甫<聞子規>:冤禽名杜宇,此事更難知。昔帝一時恨,後人千古悲。斷腸思故國,啼血濺芳枝。況是天涯客,那堪獨聽時。
 
個人詩作<等待>也曾引用杜鵑泣血的典故:

在孤寂中咀嚼歲月的滋味
楓紅心事與過往青澀的稚情
是否能像杜鵑泣血般
化作令人驚嘆的故事
 
潮來潮往 醞釀沈浸
等待便成了回憶的發酵劑
加添在時間的引信裡
終有引燃澎湃激揚的一刻
 
詩文的傳承似乎印證了「好事不傳名,壞事傳千里」的說法,「杜鵑」在中國歷經多少個朝代,仍一直很難擺脫哀思悲苦的角色。
 
其實,據《古今詩話》所載指出:「潤州鶴林寺杜鵑花,相傳唐貞觀中,外國僧種之缽盂中,自天台攜來,每春末開時,有朱裳女子,來遊花下,俗傳花神也」。這段記載,又把杜鵑花說得「神氣活現」了。
 
1941年,抗日期間,黃友棣作曲、蕪軍作詞的<杜鵑花>,這首歌詞一掃過去杜鵑花晦澀悲苦的形象,成為一首清新明快、鼓舞人心、膾炙人口的時代流行歌曲。歌詞如下:
 
去年村家的小姑娘,走到山坡上,和情郎唱支山歌,摘枝杜鵑花插在頭髮上。
今年,村家小姑娘,走向小溪畔,杜鵑花謝了又開啊!記起了戰場上的情郎。
摘下一枝鮮紅的杜鵑,遙向著烽火的天邊。
哥哥!你打勝仗回來,我把杜鵑花,插在你的胸前,不再插在自己的頭髮上。
淡淡的三月天,杜鵑花開在山坡上,杜鵑花開在小溪畔,多美麗啊!
像村家的小姑娘,像村家的小姑娘。啊! 啊!。
 
這三月天為何是淡淡的,不是灰灰的、濛濛的、藍藍的、美美的、翩翩的、酷酷的…?想來,在戰時,能守住平淡的淡淡,不過度激情渲染,真是十分不易、恰到好處吧!
 
誰知道?台北市的市花就是杜鵑呢?而位於羅斯福路的台灣大學,則一直以「杜鵑花城」的美名著稱;過去,每年3月中旬還會舉辦杜鵑花節呢。
 
我北上工作初期,就曾輾轉在台大附近賃居。因愛那兒就近台大校園學區,交通便捷,生活、休閒所需各種機能齊全;每逢假日,常會選擇在台大的操場跑步或徜徉校區,在那,也曾經留下兩情繾綣的時光,都是十分難忘的珍貴回憶。
 
為了杜鵑花激起的回憶,為了更新重組杜鵑花城的印象,特意趨車趕到台大,再一次漫遊園區,試圖尋回一些往日的蛛絲馬跡。
 
椰林大道,圖書館、醉月池、台大農場、各系所,隨興所至,穿梭校園處處。可惜,觸目所及,多數的杜鵑花似仍未全面盛開呢。許多的杜鵑花樹,還掛著「施藥防病蟲害,請勿靠近」的牌子,或許,是校方為了接著來的杜鵑花節做準備吧;亦或疑似校園的杜鵑花樹有染病蟲害之虞呢?所以,校園內並未看到,一路花開格外引人注目的景象。或許,要花兒全面盛開,還要等些日子吧。
 
全世界的杜鵑花屬原種大約有960種,中國境內就有570餘種。椰林大道兩旁的杜鵑,都有逐一標示花的品種,與台北市普遍能看到的大致相同。主要有艷紫杜鵑(紅)、粉白杜鵑(粉紅)、白琉球杜鵑(白)三種。而比較稀有的是,僅見到一棵大紅杜鵑─有更勝於艷紫的紅;難得此株花開得特別多;另外,則是烏來杜鵑(說明指為台灣原生種-野外已近絕跡)。
 
杜鵑不僅是花名、鳥名;杜鵑令人費解又殘忍的習性,也被用來象徵瘋狂。由於美人Ken Kesey原著小說《飛越杜鵑窩》(One Flew Over the Cuckoo's Nest)震撼人心,被好萊塢改編成電影,由米洛斯‧福爾曼導演、傑克‧尼克遜主演,成為美國電影歷史上最經典的電影之一,還被稱為「影視表演的必修課」;曾獲1975年第48屆奧斯卡最佳影片,最佳男、女主角,最佳導演和最佳改編劇本五項大獎。「杜鵑窩」一詞從此也成為精神病院的代稱。
 
看來,杜鵑花一直很難甩脫同名的杜鵑鳥的糾纏及污名。辛棄疾<定風波>:百紫千紅過了春,杜鵑聲苦不堪聞,卻解啼教春小住。風雨。空山招得海棠魂,一似蜀宮當日女。無數。猩猩血染赭羅巾,畢竟花開誰作主。記取。大都花屬惜花人。
 
時至今日台灣,「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民主化了,平民百姓當家,民間出路何止三百六十行?真可說是行行出狀元。不再像皇權時代,盡要仰賴帝王恩賜鼻息;愛花、惜花又何須與「望帝冤啼」扯上什麼關係?杜鵑花還是回歸淡淡的,像村家的小姑娘,或單純的在校園裡欣欣向榮,伴莘莘學子讀書;呼吸自由自在的空氣,恣意徜徉,歡喜襯托得春意盎然,豈不更好哉!
 

延伸閱讀

<城鄉組曲>今年台北的三月天不淡

http://bv7389.tian.yam.com/posts/73606944

<旅遊花樹記事>杜鵑花勝去年紅

http://bv7389.tian.yam.com/posts/60945601

<遊遊花樹記事>今年台北的三月天不淡-石斑木、狀元紅花團錦簇

http://bv7389.tian.yam.com/posts/73725085

<旅遊花樹記事>比美櫻花,羊蹄甲其實可以更浪漫

http://bv7389.tian.yam.com/posts/58136847

<旅遊花樹記事>獨樹一幟 皇冠龍舌蘭熱情邀宴鳥蜂蠅(附詩)

http://bv7389.tian.yam.com/posts/88098420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