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人文觀察‧詩文創作‧智慧分享
  • 20485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熱門標籤
夏日冰紛祭
這夏玩哪裡
夏午茶時光
天空部落
露營
台北美食
溫泉
輕旅行
六合夜市
彰化
高雄
士林夜市
日本
火鍋
宜蘭
台中
台南
苗栗
直排輪教學
多多綠孟CI

時事評論 允執厥中難

在百家爭鳴的言論場域中,想找到學貫中西、橫跨古今、兼容並蓄、允執厥中、擲地有聲的文章及評論,畢竟並不多見。視角遠大、顧全整體大局、面面俱到,思慮、說理周嚴的立論,談何容易?

偏頗的言論,花樣就多了。立場不同,眼光角度自然不一樣,因此會先選一付眼鏡配上不同的鏡片再說。

儘管有識之士殷殷期盼,媒體應扮演「社會公器」的角色,但在新聞自由、言論自由的大旗揮舞下,就連法律都束手無策了,誰理你自律說?

在百家爭鳴的言論場域中,想找到學貫中西、橫跨古今、兼容並蓄、允執厥中、擲地有聲的文章及評論,畢竟並不多見。視角遠大、顧全整體大局、面面俱到,思慮、說理周嚴的立論,談何容易?即使偶爾出現,在今日台灣講求刺激、賣點的文化潮流下,恐怕也不容易討好口味已養成「重鹹」的閱聽人的脾胃。

各持立場 偏頗之論

多數時事評論者,為了立場(藍、綠、橘、黃....)、市場、主子、老闆及私利的需要,很明顯的可以看出其動機及出發點,是為其偏好的部份民眾在搖旗吶喊、在煽風點火!抓住特定的部份民眾心中的欲望、衝動和情緒,在民主當道的大旗下,揮舞所謂「民之所欲,常在我心」的魔咒,反而會讓感性高漲、理性較弱的民眾心花怒放、激動莫明。

「愛之欲其生,恨之欲其死」!非理性的偏頗之論,反而容易贏得一片叫好聲。這似乎正符合了媒體「區隔市場」的生存之道,而生存似乎已成了媒體的最高指導原則;在適者生存的競爭中,言論如何能夠不偏不倚、不討好媚俗呢?
 
有些評論者,或許為了表示四平八穩,謹守中立的言論立場,常見的則是各打五十大板式的鄉愿論述。兩造雙方似都言之成理、難分軒輊、没大没小、没輕没重、没先没後、没是没非、没道没理、没標没準、没規没矩、没好没壞、都好都壞!於是,既不厚彼也不薄此,刀切豆腐兩面光。有些事說不清楚、不能說清楚,有些事要假裝糊塗、策略性模糊;總之,秉持不偏袒一方、清官難斷家務事的態度,不痛不癢,或都痛都癢,誰也没輕饒、誰也不得罪。
 
偏頗的言論,花樣就多了。立場不同,眼光角度自然不一樣,因此會先選一付眼鏡配上不同的鏡片再說。評論前且先配戴上一付有色的判讀鏡、偏離事實鏡、錯誤顯微鏡、凹凸黑白鏡、顛倒黑白鏡,或用誤導放大鏡、昧著良心鏡、陰錯陽差鏡、扭曲真相鏡、栽贓抹黑鏡、歪七扭八鏡、醜化哈哈鏡…….,總之,就是没有針對近視、遠視、散光、老花眼、青光眼、白內障,戴上矯正的鏡片眼鏡。
坦白講,要把一件事情做對,再把對的事情做好(do the right thing and do the thing right)本來就不容易。評論,有用心考據和栽贓不同;有完整解讀與斷章取義之別;有批判與污衊不一樣;有用心良苦與存心搗蛋的差異;有據理力爭與歪理蠻纏的區隔。稍一不慎,都可能出狀況!

自律闕如 媒體失控 
 
更何況,如果,一開始的出發點就居心叵測,抄捷徑,鑽漏洞,以操弄人性的黑暗面為能事;照這樣惡搞,荼毒心靈──豈不塑化劑都可以添加在食品裡了?唯利是圖嘛,可惡!偏偏論者還假民主、自由之名,高舉新聞自由、言論自由的大纛,各方又能奈他何?
 
儘管有識之士殷殷期盼,媒體應扮演「社會公器」的角色,勿辜負及濫用憲法及法律賦予新聞自由的保障;希望傳播媒體的評論能擴大理性思辯空間,維護正義、激濁揚清,擔負改善社會風氣的責任,不要一味地只是沉淪於知名度與發行量競爭的洪流之中!但在新聞自由、言論自由的大旗揮舞下,媒體早就成了行政、立法、司法之外失控的第四權,就連法律都束手無策了,誰理你自律說?還要擔心被指控為打壓箝制新聞言論自由的一小撮人呢!
 
在新聞理論的領域裡,固然有所謂的社會責任說、道德倫理自律說,以及客觀、公正、求實說,還有新聞道德與法規的約束。但在今日資本主義盛行、商業掛帥的潮流下,媒體組織漸由企業管理碩士(MBA)經營當家,過去,書生報國,以天下興亡為己任;或傳統新聞道德、自律規範的那一套,慢慢已被一種新聞市場觀所替代。生存、賺到錢,賺到收視率、發行量,繼而招攬到更多的廣告業務支持,才是決定勝負成敗的王道,才是界定甚麼應該報導、什麼不應該報導的檢驗標準。至於是否違背了新聞自律規範,標準由誰來訂?由誰來判讀?NCC(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嗎?由媒體學者嗎?由司法制裁嗎?現今,媒體仍僅強調自律,但,若無自律,不啻就像脫韁野馬,彷彿難以駕御的怪獸;社會風氣敗壞,媒體難辭其咎!
 自由主義派的人說,自由市場,自由競爭,市場取捨決定一切,人民好惡決定一切,人民最大,人民萬歲!民主就是選舉,人人一票,票票等值;市場競爭就猶如選舉,是好是壞,人民最有智慧,人民也自會分辨。是如此嗎?
 
想要搶選票,想要搶市場,大家各憑本事,大家各顯神通。目前社會的風氣是:只要你不是光天化日硬掰硬拗、明搶豪奪、為非作歹,或做違法見不得人的勾當;暗地裡管你怎麼矇、怎麼騙、怎麼花言巧語、怎麼抹黑造謠、怎麼齷齪操弄,只要善於包裝的冠冕堂皇,只要還没有東窗事發,自然能夠吸引一批粉絲,高喊高票「凍蒜」、日進斗金,贏得「民心」、收視率及發行量。而且,如果這些手法證明都能得趁;誰還管他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呢?

水可載舟 亦可覆舟
 
然而,民意如流水,流水可載舟也可覆舟,誰也不能保證有朝一日真相不被揭開,神話不被戳破,熱情不被現實澆熄。民意何時峰迴路轉?這是其中最難以理解的變數。但,冥冥之中似自有天意安排,任你用心良苦、處心積慮或機關算盡,卻仍不免有意料之外,有時就不得不歸究於天意了吧!
 
因此,有一派人主張媒體只是反映社會的一面鏡子,媒體組織也都是營利的企業,必需靠迎合市場的喜好生存,要抓住不同人民的需求。在民主多元化的社會,媒體也只能選擇區隔的市場,媒體並非超然客觀、追求事實、正義、理想的公益事業,也不是什麼社會的良心,只是隨波逐流、沆瀣一氣的一種傳播工具而已!
 
政論節目或專欄,品評時人時事,各家各派紛雜。其中自以儒家、法家、縱橫家居多。
 
許多歷史考證派,喜歡引據中國各朝歷史事件為對照;不少人,也會以聖人、明君標準指東指西,全不管今夕何夕?體制如何?為難的是,現今民主化下的國家體制及社會結構,均是接受西化的結果。民國初年,五四運動時期即強調德先生及賽先生──民主(democracy)、科學(science),所以,傳統的聖學道統若不與時俱進,實不足以因應時代潮流了!
 
當然,也有飽學西方政治法典之人,挾洋自重,也不管你主客觀條件背景、東西歷史文化差異為何?早在五四運動當年,能人志士就為了全盤西化?或中學為體西學為用?中西兼取其長?爭論不休。時至今日,恐怕仍無定論。
 
更多名嘴,則是追名逐利、見風轉舵,縱橫捭闔,毫不見是非曲直、理想遠見;濫竽充數者就更等而下之了。斷章取義、唯恐天下不亂,已不足以形容其中的光怪陸離;不管你原出處論者前言後語,假設的條件;也不管你引經據典,依數據條理的鋪陳;還是於法有據、事實俱在的義正詞嚴;總之,一概的給你胡亂扣帽子、栽贓;張飛打岳飛、竹竿倒菜刀(台語)、道聽途說、惡意中傷、造謠;跟著情緒性起哄;不問青紅皂白;不論前因後果;指鹿為馬、潑婦罵街、莾夫粗口;儼然我行我素、坐井觀天;只要我喜歡,惡意抹黑,有什麼不可以?
 
尤其網路世界,既是匿名,又無須負言責,更是特定立場的網軍滲透或性好生事者的天堂。煽風點火、胡言亂語、一派荒唐!各網路留言討論區雖訂有規則,似從無人真正認真管理過,美其名是讓庶民有發洩的管道,其實是網路不設防、失控!任憑錯、假、惡、毒未經考證之妖言惑眾,也讓正常理性的人視若畏途!但是否卻讓更多涉世未深的年輕人(所謂首投族)誤入歧途呢?

各吹各調 適者生存
 
但,時代巨輪可不停向前,生命總在尋找出路,適者生存──唯看你是自行調整或被迫調整。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途徑,但總是要付出代價的。成王敗寇,歷史和人生卻都不能重來。時至今日,評論者仍應承認自己有格局的限制,只能自取一套審判標準,各吹各的調。若無視世界趨勢應變,也不懂虛懷若谷,豈不是剛愎自用?自以為是?
 像資本主義下的民主制度,強調個人自由、人權最大,但逐漸惡質化後,各個利益團體均各為己利,政治人物為了選票便投其所好;結果,餅就那麼大、粥就那麼多,多分東就少分了西,可怕的是欲求膨脹、人心不足,就永遠擺不平。結果,巧取豪奪者、會吵會鬧者總會得到較多分配,執政者也只好不斷加碼討好各方;後果,就是債留子孫,政府債台高築。像今日歐、美那些老牌民主國家,如今,都已面臨國債難償的破產局面,也造成今日整個世界政經情勢動盪大亂!看來,物極必反,標榜資本主義的民主制度也是破綻百出,大受考驗,若無法覺悟,共體時艱,調整修正,也難免要自食惡果了。
 
尤其,整個地球已超過七十億的人口,各國客觀的生存環境及人民素質條件又大不相同,而競爭已趨國際化、全球化,國家、區域之間為了圖存,各種合縱連橫、資源搶奪必然愈演愈烈,知己知彼,放眼全球,都是一國一民興衰成敗、見往知來所不能忽略的宏觀啊!
 
國家社會的進步,並非一蹴可幾!國父孫中山先生說:「國者人之積,人者心之器」,移風易俗、撥亂反正又談何容易?
 
國家是由人民組成的,國家圖強,寄望廣大人民的知識水準、民主法治觀念提升應該没錯。而大眾媒體有廣大的傳播功能,在人心之趨向及素質提升上,扮演了極重的角色。在言論的立場上,媒體若放棄自律、社會責任及良心的角色,自甘墮落,又無法可管,令人嘆息!
 
事實上,在年初一份「群我倫理促進會」委託遠見民調中心做的「台灣信任調查」的民調中,媒體名嘴淪為與算命師同等墊底的地位,實在是媒體評論者的悲哀和警惕!可見民意也並非如表象收視率、發行量那麼膚淺無知,值得媒體有關單位深自警醒!這份調查,寫社論、評論文章的主筆們未列其中,通常主筆為文,較無視、聽媒體臨場的時效限制,思慮或應比較名嘴們冷靜慎重許多,如果,仍不能慎思明辨,實是德之賊也!更應引以為鑑吧。
 
總之,現今台灣媒體評論時事及回應的領域,真是亂象叢生,評論者如何自尊自重、自律自強、去蕪存菁、重塑形象?實在是刻不容緩啊!
 
延伸閱讀

<心語與對話>有關媒體的探討和對話(之一)

https://bv7389.tian.yam.com/posts/203182592

<心語與對話>有關媒體的探討對話(之二)

https://bv7389.tian.yam.com/posts/203185140

<與媒體對話>世新「新聞人」訪談部落格心得及分享媒體經驗

https://bv7389.tian.yam.com/posts/73118443

<與媒體對話>標題的千姿百態(配圖:台北101大樓面面觀)

http://bv7389.tian.yam.com/posts/164453560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