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人文觀察‧詩文創作‧智慧分享
  • 200428

    累積人氣

  • 58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熱門標籤
夏日冰紛祭
這夏玩哪裡
夏午茶時光
天空部落
露營
台北美食
溫泉
輕旅行
六合夜市
彰化
高雄
士林夜市
日本
火鍋
宜蘭
台中
台南
苗栗

士林官邸見花容<菊與詩的對話>-賞菊抒懷

 《士林官邸菊花展》

士林官邸菊滿園,聞名遐邇爭奇妍;霜冷寒雨無所畏;詩情畫意迎客潮。

《賞菊抒懷》

昔日隱士詠亮節,今日烈士頌堅貞;恢宏瀟灑對凡俗,凜然傲骨笑君王。

14ecc5995cf98a.jpg

2011年士林官邸的菊展,打出的主題是<菊與詩的對話>。基於現代行銷流行塑造故事題材,主辦單位頗為用心,在福林路入口打造了「東坡居」及「安石邸」,一開始,就給參觀者營造了一個十分具有想像空間的情境。
 
故事是:明末清初作家馮夢龍(明天啟四年,西元1624年)著白話小說集《警世通言》第三卷「王安石三難蘇學士(東坡)」。傳說王安石與蘇東坡二位宋朝文學家,對「菊花落瓣現象」曾有一段詩的互動趣話。
 
神宗在位時,王安石時任宰相,某日蘇東坡拜望宰相未遇,在書桌上見到尚未寫完的「詠菊」詩曰:「昨夜西風過園林,吹落黃花滿地金。」東坡心想:「菊花耐寒霜,只在枝頭上枯萎,不可能『吹落黃花滿地金』。」一時技癢,想賣弄文采,就續寫了兩句:「秋花不比春花落,說與詩人仔細吟。」想以此糾正王安石的疏忽。
 
後來蘇東坡因烏台詩案被貶,出任黃州團練副使。是年秋天,他在黃州突見滿地黃色菊花花瓣飄落舖了一地,不禁目瞪口呆,才頓悟「此老左遷小弟至黃州,原來是使我看菊花也。」這才明白當年是自己學識不廣鬧了笑話。
 
於是王安石與蘇東坡詩的對話,「昨夜西風過園林,吹落黃花滿地金。」「秋花不比春花落,說與詩人仔細吟。」這兩句詩,就成了<菊與詩的對話>的開場白!
 
與菊花相關的詩詞相當多,作者郭晶晶在<古典詩詞中的菊花意象>論文中提到早在戰國時期,愛國詩人屈原在《離騷》中就寫道:「朝飲木蘭之墜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從此,菊花被歷代文人所詠嘆,留下了許多精美的詩篇,而菊花意象也不斷被賦予新的內涵。論文同時點出了菊所代表的四個意象:一、隱者的超然灑脫;二、遊子的感時傷懷;三、志士的堅貞高潔;四、勇者的豪情壯志。其實,菊花適逢深秋開花,與人間興、衰、悲、歡、離、合何干?但為人假託借花抒懷罷了。
 
不過,因為有與中國古詩詞對話的寓意,本次園區菊花展,除了一貫凸顯現代園藝栽培嫁接技術先進的奇花異種(開花數量更多-今年大立菊創1291朶新紀錄、質量更大更好、形貌色彩更艷更多)外,確實在裝置造型藝術的意境上,設計者多少有取法和詩詞意境結合的巧思!是十分值得觀賞者在走馬觀花、眼花撩亂之際,花點心思去揣摩的。
 
繼屈原之後,較為人熟知的古詩詞有:
晉‧陶淵明《飲酒》「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問君何能爾,心遠地自偏。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山氣日夕佳,飛鳥相與還。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晉‧王淑之《蘭確銘》「蘭既春敷,菊又秋榮。芳熏百草,色艷群英。孰是芳質,在幽愈馨。」
 
唐‧白居易 《詠菊》「一夜新霜著瓦輕,芭蕉新折敗荷傾。耐寒唯有東籬菊,金粟初開曉更清。」
 
唐‧元稹 《菊花》「秋叢繞舍似陶家,遍繞籬邊日漸斜。不是花中偏愛菊,此花開盡更無花。」(其實不然,當日在官邸寒風中已見到李花、梅花結了花苞及少許搶先綻開的花兒了呢!看來,繼菊花之後不久,又有梅、李花可以賞了。)
 
唐‧太宗《賦得殘菊》「階蘭凝暑霜,岸菊照晨光。露濃希曉笑,風勁淺殘香。細葉抽輕翠,圓花簇嫩黃。還持今歲色,復結後年芳。」
 
唐‧李商隱《菊花》「暗暗淡淡紫,融融冶冶黃。陶令籬邊色,羅含宅裏香。幾時禁重露,實是怯殘陽。願泛金鸚鵡,升君白玉堂。」
 
唐‧杜甫《雲安九日》「寒花開已盡,菊蕊獨盈枝。舊摘人頻異,輕香酒暫隨。」
 
唐‧李白《感遇》「可嘆東籬菊,莖疏葉且微。雖言異蘭蕙,亦自有芳菲。未泛盈樽酒,徒沾清露輝。當榮君不采,飄落欲何依。」
 
唐‧岑參《行軍九日思長安故園》「強欲登高去,無人送酒來。遙憐故園菊,應傍戰場開。」
 
唐‧白居易《重陽夕上賦白菊》「滿園花菊郁金黃,中有孤叢色似霜。還似今朝歌酒席,白頭翁入少年場。」
 
唐‧黃巢《詠菊》「待到秋來九月八,我花開後百花殺。衝天香陣透長安,滿城盡帶黃金甲。」
 
宋‧陸遊《九月十二日折菊》「黃花芬芬絕世奇,重陽錯把配萸枝。開遲愈見淩霜操,堪笑兒童道過時。」
 
宋‧蘇軾 《冬景》「荷盡已無擎雨蓋,菊殘猶有傲霜枝!一年好景君須記,最是橙黃橘綠時。」(當日,就在菊花滿園一旁無人注意的荷池裡,凋零的荷葉及蓮蓬,似為蘇東坡這首詩做出了最好的詮釋。)
 
宋‧李清照《醉花陰-重陽》「薄霧濃雲愁永晝,瑞腦消金獸。佳節又重陽,玉枕紗廚,半夜涼初透。東籬把酒黃昏後,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
 
北宋‧李之儀《千秋歲》「中秋才過,又是重陽到。露乍冷,寒將報。綠香催渚芰,黃密攢庭草。人未老,藍橋謾促霜砧搗。照影蘭缸暈,破戶銀蟾小。樽在眼,從誰倒。強鋪同處被,愁卸歡時帽。須信道,狂心未歇情難老。」
 
北宋‧晏幾道《蝶戀花》「庭院碧苔紅葉遍,金菊開時,已近重陽宴。日日露荷凋綠扇,粉塘煙水澄如練。試倚涼風醒酒面,雁字來時,恰向層樓見。幾點護霜雲影轉,誰家蘆管吹秋怨。」
 
元‧無名氏《水仙子》「青山隱隱水茫茫,時節登高卻異鄉。孤城孤客孤舟上,鐵石人也斷腸,淚漣漣斷送了秋光。黃花夢,一夜香,過了重陽。夕陽西下水東流,一事無成兩鬢秋。傷心人比黃花瘦,怯重陽九月九,強登臨情思幽幽,望故國三千里,倚秋風十二樓。沒來由惹起閑愁。常記得離筵飲泣餞行時,折盡青青楊柳枝。欲拈斑管書心事,無那可乾坤天樣般紙。意懸懸訴不盡相思,謾寫下鴛鴦字,空吟就花月詞,憑何人付與嬌姿。」
 
明‧沈周《菊》「秋滿籬根始見花,卻從冷淡遇繁華。西風門徑含香在,除卻陶家到我家。」
 
明‧文征明《詠菊》「菊裳茬苒紫羅衷,秋日融融小院東。零落萬紅炎是盡,獨垂舞袖向西風。」
 
清‧劉大槐《題菊》「翠葉丹苞鬥晚霞,眼明真見故園花。依稀白雁江天幕,得眼籬邊箬帽斜。」
 
清‧曹雪芹《螃蟹詠》「桂靄桐陰坐舉殤,長安涎口盼重陽。眼前道路無經緯,皮裏春秋空黑黃,酒未滌腥還用菊,性防積冷定須薑。於今落釜成何益,月浦空餘禾黍香。」
 
清‧陳鶴年《題畫菊》「離離豐骨傲霜寒,晚節誰知事更難。最愛東籬閑把酒,此中容得淡人看。」
 
清‧齊白石《紫菊》「九月西風霜氣清,舍南園圃紫雲晴。看花只好朱欄外,不惹園丁問姓名。」
 
士林官邸的菊花展,據說已辦了十年了。久居台北,歷次或有耳聞,卻都缺席了。這次,說來也是拜「天空」開部落格與網友們應合互動所賜,没有疏懶錯失,終於有幸能夠利用假日親身前往走一遭。果然,一如預期,園區男女老幼,人潮洶湧;花間步道,更是摩肩擦踵,萬頭鑽動,真是好不熱鬧!
 
既然此次士林官邸菊展主題是<菊與詩的對話>,個人也就以寫景、抒懷各賦一首詩,為參觀見證此次菊展留下一段歷史紀錄吧。
 
《士林官邸菊花展》
士林官邸菊滿園,聞名遐邇爭奇妍;霜冷寒雨無所畏;詩情畫意迎客潮。
 
《賞菊抒懷》
昔日隱士詠亮節,今日烈士頌堅貞;恢宏瀟灑對凡俗,凜然傲骨笑君王。
 
後記 

更多相關圖像,將置於相簿。

http://album.blog.yam.com/bv7389&folder=9097395

http://album.blog.yam.com/bv7389&folder=9097461

接續<芳蹤何處覓?士林官邸見花容>上下篇之後,適逢官邸菊展舉行,因此再接再厲推出<賞菊抒懷>篇。
 
幸好,前篇先介紹的大理花-菊科 (Compositae)大麗菊屬(Dahlia)-也是這次菊展的一員;這篇菊展圖文內容,可以略去這一部份,讓個人看展及看本篇圖文的朋友,多少也紓解了一些花種太多「目不暇給」的壓力吧。

延伸閱讀

芳蹤何處覓?-士林官邸見花容(下)

http://blog.yam.com/bv7389/article/44336080

<旅遊花樹記事>士林官邸菊花展「愛耀菊時」-發現人心潛在的蒼白和渴望

http://bv7389.tian.yam.com/posts/81753380

<旅遊花樹記事>菊竹襯映山巒藍天 士林官邸菊花展有真意

http://bv7389.tian.yam.com/posts/71325490

<都會賞鳥>大安公園賞鳥外一章-阿勃勒、竹林、蓮霧、鳥(附詠竹詩)

http://bv7389.tian.yam.com/posts/64789530

<心靈觀想>荷花‧蜻蜓‧蟬

http://bv7389.tian.yam.com/posts/51606801

<心靈觀想>夏日蓮想-荷趣荷叢

http://bv7389.tian.yam.com/posts/40690581

<心靈觀想>殘荷憔悴損 閒看禽鳥迎秋涼

http://bv7389.tian.yam.com/posts/79930227

<藝文志>蘭名揚國際 成就王者香-從台北看古今蘭亭抒懷

http://bv7389.tian.yam.com/posts/63016262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