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人文觀察‧詩文創作‧智慧分享
  • 187809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熱門標籤
夏日冰紛祭
這夏玩哪裡
夏午茶時光
天空部落
露營
台北美食
溫泉
輕旅行
六合夜市
彰化
高雄
士林夜市
日本
火鍋
宜蘭
台中
台南
苗栗
多多綠孟CI
小祿

新聞人記者營講評後記-期許強棒出擊

廣納資訊 獨立思辨
 
10月23曰應世新大學社團<新聞人報社>邀約,擔任第79屆記者營快報講評。再一次與世新學弟妹們有了一次親身接觸交流的機會。
 
這次記者營是<新聞人>傳承第38個年頭的活動,參與的同學空前盛大,僅高年級的工作人員(不含校外邀約指導講師)就達48人,分別負責顧問、籌備、策劃、執行、廣告經理、活動表演、隊輔、主持、接待、攝影、器材、機動、總務等職務。而參與記者營活動的大一新生學員共有八個小組,每個小組編制十人,分別模擬擔任快報主編、記者、廣告AE及美編的角色,並在一天一夜的講習、實際演練操作下完成包括採訪、寫稿、廣告及編輯出報的作業。
 
對於這些很可能就是未來新聞傳播工作領域的新生力軍,個人要獻上很誠摰的祝福!正如我在「與媒體對話」的其中一篇網誌<媒體理想與營利問題──給有志新聞工作者的對話>中強調:媒體應有其社會責任,《孫文學說》中說到:「夫國者人之積也,人者心之器也」,所以眾志也可以成城,而大眾媒體藉著廣大的傳播功能,在人心之趨向上,實在扮演極重的的責任,因此身為媒體人,豈可妄自菲薄。
 
欣慰的是,參與記者營的同學們,果然鬥志昂揚、各司其職,在講師及隊輔前輩的引導下,在極短的時間進入狀況,完成了採訪、寫稿、攝影、製作專題、拉廣告、規劃版面及美化版面,並趕在最後截稿降版時間出版了一份四開雙面、圖文兼具的手工製快報。
 
本以為新一代的年輕朋友們,因為習慣於電腦打字,在書寫上或許有較艱難的狀況,顯然他們都克服了。
 
但,在我講評中即席作的一個媒體新聞使用行為調查,令人驚異的是,新生中只有近兩成的同學有主動透過報刊、網路、電視、廣播取得新聞資訊的行為;換句話說,其他的同學呢?除了課業之外,對周邊發生的國內外大事都漠不關心?無暇關心嗎?是否城鄉差距或所謂數位落差(Digital Divide)依然存在呢?
 
巧的是,去講評的前一晚,個人與長兄電話話家常,他正好感慨談起四、五十年前南部偏鄉的生活貧乏情況,迄50年代,因媒體戒嚴、大眾普遍生活艱困,在那個没有電視、網路的年代,一般中、下層的家庭根本連收音機也買不起,也没有餘力在顧巴肚之餘還有閒錢去訂閱購買報刊。因此,一般人根本没有所謂的新聞資訊需求或渴求。尤其在僻鄉地區,普遍仍有「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鑿井而飲,耕田而食,帝力於我何有哉?」的氛圍。個人在來台北求學高中之前的生活,就幾乎没有主動接觸媒體關心新聞的習慣;也因此,對國家、社會發生過的重大新聞事件,比起許多台北的同學,真的是孤陋寡聞,汗顏無比。早期鄉下的消息來源,恐怕真的是來自於里、隣長,或周邊生活水平比較高、高社經的所謂消息靈通人士(新聞學中的意見領袖)吧!
 
但,時至今日,台灣整體的生活水平與50年代相差何止千里?媒體(電視、廣播、報紙、網路、雜誌)的普及更是到了氾濫、無孔不入的地步;但,調查這些已入大學的知識青年,竟然仍如50年代的鄉下情況差不多;他們應該很容易就能接觸到媒體了,但仍是新聞資訊的絕緣者及冷漠者,豈不讓人赫然吃驚?
 
照理說,今日已非當年物資艱困時期,媒體也異常蓬勃普及,接觸管道方便多元,為什麼仍有那麼多同學們没有養成關切資訊的習慣呢?是台灣教育只專注學業,根本不鼓勵年輕人主動去了解關心世事嗎?還是天下父母心,都不希望子女分心,受媒體這個大染缸污染,媒體是不是應該也要反躬自省呢?
 
而更有人感慨,南北有資訊落差!也因此,既存的刻板印象就很難改變。孰令致之?以今日電視、網路媒體的方便及教育的普及來說,應該已不是問題;問題是否是出在觀念依然落伍保守和風氣的蔽塞呢?還是學校教育仍只重書本內容,外界發生的光怪陸離一概不管,單純是單純了,識見則有所不足了!難怪高學歷的碩博士及為人解惑的老師,也有不少被金光黨或電話詐騙集團詐騙的新聞;只躱在象牙塔裡的學生,如何經世致用,提升大我的格局呢?
 
也有調查報告指出,這一代年輕的子女「宅」的特別多,閒暇只熱中於網路遊戲、網路交友打屁,對外界發生的國內外大事往往置若枉聞,是真的如此嗎?
 
藉著這次<新聞人>記者營與年輕朋友的互動,我衷心的期盼同學們,無論未來是否要做一個新聞工作者,對時下生存環境及社會的脈動,真的要多花一些時間去關心與了解。過去,許多有識之士就一直強調,大學教育是在培養慎思能辨、獨立思考的知識份子,說是要博覽群籍,換作今日,就是要廣納資訊;在財經領域,掌握資訊的多寡、快慢、優劣,絕對是攸關賺、賠的關鍵;而軍事領域更有「一封情報百萬兵」的說法。可見現代人「運籌帷幄,決勝千里,勝券在握」,都要靠掌握資訊情報啊!
 
做一個民主時代的現代人,要檢驗認清政治人物所作所為,投下選賢與能的神聖一票,更是應該掌握充分、正確的資訊,才能多方比較,不致於被錯誤的街談巷議、道聽途說牽著鼻子走,被騙了一世人還「無知也」(台語),那真是很悲哀的事!
 
而且,一個經過新聞學院專業訓練的科班生還應了解,媒體為了營利及立場,往往各說各話,報導的內容也還得經過求證、比對、檢驗與思辨,庶幾或可得到比較接近真實、公正、合理的真相!
 
 
至於,當日「談編輯作業的理想與實務」的紙本資料,已提供同學們,在此,就不再重覆。然而,結語部份,我並未在書面資料列印出來;當天又因流程延誤,時間不夠,因此,未能表達出來,也特別藉著這篇評後感言一併表達如下,或可供更多同學及對傳播有興趣的朋友們參考。
 
天生好手 強棒出擊
 
個人曾研究歸納編採人員應具有之智能包括:社會智能(家世、社會化、自主性、情緒修養)、圖文美學(閱讀、修辭、創意、風格)及後設知識(資料蒐集、領域知識、實務經驗、自律良知)三大部份共12項。但想要面面俱到,出類拔萃,談何容易?除了天賦,還須要後天的努力與實際操作練習,才可望精益求精,更上層樓。
 
新聞編輯採訪及經理運作,或可比喻像棒球隊裡的攻防。打擊手(編輯)站在打擊區,面對投手(記者來稿或外稿)投出的球,下標題猶如那瞬間的一擊。一場球賽(一次編輯作業)能打出多少全壘打(絕妙好題)?多少長打(叫好又叫座)?多少安打(穩妥)?多少短打(合格)?多少犧牲打(策略配合)?而核稿流程,則猶如一場把關的防守戰,希望將漏接、失誤(錯漏)、失分降到最低。
   
編輯每次揮棒,是不是能將球擊中球棒的「甜蜜區」?端視你是不是能摸清投手(來稿)的球路?揮出漂亮的一棒?而有時候,還得在總編輯(總教練)的策略運用(事涉敏感)上,採取觸及短打(大題小作),或配合實際需要(社方政策)揮大棒全力出擊!
 
雖然,每次攻防投打都只是瞬間的出擊,但是背後卻是累積了多少年的基本訓練和投打練習的團隊合作才能換來的成果。
 
然而,没有一個投手能保證,每次投出的都是一個好球,打擊者又那能保證每次都能揮出全壘打、安打,也沒有人能保證不被三振和刺殺。正如一個編採人員每天的作業一樣,在每天緊張匆促的發稿、下標過程中,誰不想「下筆如有神」、「佳句驚天地」,豈有那麼容易?倒是「搜索枯腸有時盡」、「文思不繼難為續」的情況常有。誰敢保證每一篇文章及標題均能叫座叫好?同理,就算是一個頂尖的大聯盟高手,也有低潮投不進好球帶、揮空或遭到三振的時候!
 
然而,一個好的編、採、經理人員,除了先天的稟賦、紮實的訓練極為重要之外,也需要掌握不同的情境變化,在心理及情緒上作好建設及調適,才能在身心俱足的準備下上場打出最好的成績。
 
同理,新聞編輯每下一個標題,就有如棒球員上場揮棒打擊,可能面對形形色色的來稿,像是快速直球、變化球、曲球、指义球,或是卡特球、蝴蝶球?各種狀況都不一樣。因而在下題或揮棒所要採取的策略和技巧就要因應不同的情境來調整。總之,希望編採一旦上場,即能全神貫注、摘精截要、嘔心瀝血、畫龍點睛,信、達、雅、妙;要不,至少得以後設知識彌補不足,在防守上做到不要失誤出紕漏,做到穩紥穩打,不荒腔不走板的工夫。
 
編採、打球,都須要團隊合作,也需要行政、經理等支援。其中有些道理相通,有許多是同理可證。然而,傳播這一行屬於資訊服務業,除了輪休,幾乎是天天、時時都得上工(眼觀四面,耳聽八方),編採人員比起球星只在球季打球,工作時間更長、更多;勞心比起勞力也不見得輕鬆,但待遇卻差得很多。
 
同學們,你是否願意背負大眾傳播的使命,堅持選擇這條新聞傳播人的道路?我必須重覆當天一開始的說詞:有人說:「格局決定結局;態度決定高度」,也有人說「性格決定命運」,而性格是由DNA(遺傳基因)決定;如此,豈不是命運已成定局?但科學也證實,同樣的命格,卻會因不同的因緣際會導致發展各有不同。人貴在能掌握時機審思明辨,才能夠讓命運做出不一樣的調整和抉擇。新聞人記者營正是這樣因緣際會的機遇,幫助你們練好編採、經理等基本工夫,培養發掘你們對新聞傳播工作的認識和熱忱,你們是否具有新聞人的潛質,是否這一行的天生好手?看到手冊裡,營長的話(現任社長張家豪),在結語中提到「希望你能藉此營隊了解未來媒體的走向及趨勢,能在大學四年中找到屬於自己的方向、並向夢想展翅高飛!」我也預祝各位,未來個個都成為傳播領域的尖兵和強棒!没錯,記者營正是一個很好的考驗和起步!

延伸閱讀
 
 
媒體理想與營利問題──給有志新聞工作者的對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