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人文觀察‧詩文創作‧智慧分享
  • 2049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熱門標籤
夏日冰紛祭
這夏玩哪裡
夏午茶時光
天空部落
露營
台北美食
溫泉
輕旅行
六合夜市
彰化
高雄
士林夜市
日本
火鍋
宜蘭
台中
台南
苗栗
直排輪教學
多多綠孟CI

<珍愛寵物情>3/貓的輓歌

貓也是很多人的寵物,有人喜歡貓的乖巧,有人欣賞貓的沈靜,有人研究貓的身段、動作,這些人多半富裕、有獨到的審美觀和見解,他們把貓當成參透哲理的對象。

我甚至也不知道你的名字。幸好,也只有「大人物」才有騷人墨客幫忙做誄做傳做銘文的,你算什麼呢?而我呢?也只是一個?想救你卻又陷於無奈的過客,正滿腹焦急的趕路,為了刷八點的上班卡啊!

或許只是那個女人一時的疏忽,要不,就是她的駕駛技術實在不好;我瞧見她發現你的那一刻,驚惶的轉動著方向盤,可是,還是遲了一步──然而,即使是千鈞一髮之間,你仍然不失雍容、高貴、曼妙的風度,你矯健的扭動身軀,一個蹤躍,從容的就閃過了前輪那迅疾致命的一擊,那知道,卻躱不過緊接著斜刺而來的後輪咬住了你的後腳,雯時,必然有一股劇烈的痛楚直達你的五臟六腑吧!你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

或許,都市水泥大樓聳立的叢林讓你厭倦了;或許,不耐於公寓現在的食物和安定的窩居;或許,主人軟語呢喃的呼喚、婆娑的撫弄激起了反感;或許,一種追求新鮮、刺激的異樣情緒忽然攫走了你貪圖安逸的想法──不過,我寧願相信,是原始的本能促成了你向現代文明挑戰的勇氣,要不,就是唐吉訶德式的幽靈跟你開了一個不小的玩笑,於是,你以原野叢林之王的尊容和身手,衝進了市虎穿梭的禁地。你睥睨那川流不息的車輛和柏油路,更不屑一顧那引擎咆哮、疾如飈風的鐵騎囂張;你像一個馳騁殺戮戰場的勇士,為了贏得眾人的矚目和喝采,一展身手。如果,從馬路這一頭穿越到那一頭,可以比喻為衝鋒陷陣、槍林彈雨的任務,那麼,你隻身赴戰的勇氣是如何值得欽佩啊!然而,當那椎心刺骨傷痛的一剎那,一切似乎悔之晚矣!血,猙獰的迸出來,染印在宽闊的快車道上,似竊笑著你的愚蠢。那一刻,你是否感覺到後半身陷入麻木、生命自體內流失的頹然呢?死神在向你逼近,我不知你是否熱淚盈眶,悔之晚矣!

林中行作品-呼應

 緊接著,過往的車輛駕駛人,都發現了仆俯在路中央血泊中的你,他們懷著一念之仁,將方向盤只微微一轉,無情的巨輪就就從你的身旁疾馳而過了。肇禍的車主已經絕塵而去,她並没有因為輾傷了你而下車探看肇禍的現場,車上兩個背著黃色書包的小孩子,似乎隱約警覺到了,他們站起身子,想從車窗回望,這時,後面的車子響起了焦灼刺耳催促的喇叭聲,逼得這位送孩子上學的母親也無暇猶豫再做任何思考,必須迅速急駛而去,因此,我看不清兩個孩子的表情。鑑於傳說,壓到貓狗會受到咀咒和惡運,那個婦人心裏一定暗叫倒楣,決定抽個空到廟裏燒柱香,解解厄吧!
 
 這時,正是人們上班、上學的時間,卡鐘和全勤似乎在每個人的心中糾纏了一個死結。時間的壓力刺激著人們的腎上線和種種的內分泌;人們的心臟激烈的壓縮著,血液快速的奔馳著,因此,交通顯得格外慌亂,參差靠站的公車,一擁而上的人群,擠在公車間攬客、下客的計程車,穿梭迂迴的摩托車,還有傲慢的貨卡及私人小轎車…….等等。這一切,在你的眼中,或許正像一段失速快轉的影片,而,當你的眼眶儲滿了淚水的當兒,就顯得格外的不真切起來。
 
 遠遠的,你看見被紅燈攔住的那一邊,人潮和車陣急躁不安的騷動著,引擎喘急的怒吼,像一批隨時準備衝殺過來的千軍萬馬,你掙扎著,猶自忘了自己已經折斷了後腿,只能靠著兩隻前爪仆伏著前進。
 
綠燈的信號開始眨動了。像某個夜裏我看過的貓眼睛,而貓的眼睛似乎比綠燈的光顯得更亮、更耀眼、更神祕。過去,民間總傳說著貓有九命的奇譚;也有人說,貓嫌貧愛富,說貓貪婪自私;有的人更說,貓不會抓老鼠,只會偷家裏的東西吃,吃魚還得挑鮮嫩的,貓簡直是一無是處。貓該死嗎?無論如何,貓也是很多人的寵物,有人喜歡貓的乖巧,有人欣賞貓的沈靜,有人研究貓的身段、動作,這些人多半富裕、有獨到的審美觀和見解,他們把貓當成參透哲理的對象。我住的地方,很多夜裏,都會聽到發情的貓叫聲,聽不真切時,就像嬰兒啼哭的聲音一樣,我想,至少這一點貓比其他動物更接近人類吧!還有,當貓的眼睛和你四目相對時,總有令人莫測高深的感覺,至於貓是不是有牠自己心裏想的另一套,就不得而知了。倒是人用「性感小貓」來形容妖媚的女人,對貓而言絕不是掠美,可見貓仍是人見尤憐的寵物了。

林中行作品-呼應

 
當黃燈號誌閃亮,十字路兩邊紅綠燈即將交換的剎那,一輛滿載著乘客的十輪大巴士,隨著洶湧的車潮拚命的搶過路口,很不幸的,大巴士右邊的那一排巨大的輪子,正不偏不倚的吞噬了貓兒的身體。遠遠的,只聽見巴士強而有力的引擎聲,甚至聽不見貓兒死前的慘嘷,車輪過處,只見一團稀爛的肉泥被捲帶翻滾了好幾尺,牽連著血水和腸肚的屍體,隱約的仍可感覺到一陣輕微的痙攣,然後,一個傷殘的生命結束了,一切似乎已經過去了,另一頭的綠燈亮起,車潮洶湧如開了閘門的潮水,排山倒海壓境而過。
 
貓啊!你的命實在並不算什麼,人們已經對同類生命的凋零逐漸無動於衷,何況死的是一個「畜牲」呢!我曾在報紙上讀到,貨卡司機不小心撞到人,竟因為看見被撞的人未死,擔心賠累,一不做二不休,再倒車將人輾死;如今,更多的是為錢謀財害命的消息。人的命運尚且如此了,更何況你是一隻貓呢!
 
想起來,會令貓兒你心寒吧,對於輾死一隻貓的肇事人,目擊的人恐怕是無從告發的。
 貓啊!剛才那匆匆的一瞥,我發現你的臉仍是稚氣未脫的形象,那麼,你一定仍是十分年輕的了,年輕的生命不就像一株盛開的花朶嗎?不正似一輪初昇的朝陽嗎?青春年華、黃金歲月,照理說,有多少貓族間好玩又快樂的事,等你去嘗試?又有多少貓國的豐功偉業等你去開創?你為什麼就如此愚昧的選擇了這條粉身碎骨、有去無回的不歸路呢?難道,你想藉此以身相殉的事蹟,換取人類幾許良知未泯的慈悲嗎?
 
 你畢竟是太天真了,你以為這裏是「貓的天堂」嗎?可以任你肆無忌憚地來去自如?如果你真的那麼想,那你可就大錯特錯了。要不就是你弄錯了時代背景,生錯了國度地方了;這兒──廿一世紀台灣台北的交通,是有名的「剪不斷理還亂」啊!馬路如虎口,稍有不慎,可就要「天『貓』永別」了;在這兒,身為萬物之靈的人類都怕怕,即使是走在斑馬線上的名人大佬,往往也都得提心吊膽臨深履薄,恐怕飛來橫禍,更何況是違規搶道名不見經傳的貓兒你呢?自然難以倖免了。
 
如果,再退回到二、三十年以前,車馬稀疏的時代,或許,還能找到那種對橫過馬路的人、畜尊重禮讓的例子,如今,只能感嘆人心不古,世風日下了。為什麼?這些似乎也不能怪某些人如此,整個社會的步調就是這個樣子,大家急功近利,爭強鬥狠,雖然文明社會早就不流行蠻荒野人茹毛飲血的那一套了,可是,為了生活汲汲營營競爭,優勝劣敗的壓力愈來愈強,於是,上班族為了趕打卡全勤,學生為了趕點名用功,商人忙賺錢業績,工人為生活奔波──貨要送、文件要辦……忙啊盲!就這樣,東區的人為了上班奔到西區,西區的人為了求學湧到東區,工廠在南區的工人偏偏住在北區,辦公室在北區的人往往落戶在南區,諸如此類,東南西北交錯,真像喬太守亂點鴛鴦譜一樣,交通如何能不忙啊!每逢上下班尖峰時間,大車、小車無論是巴士、貨車、轎車、摩托車…….各種機動化的傢伙,都像脫檻的猛獸在路上奔竄著,路,則隱忍著飽和難以吞吐的痛苦,拓宽、再拓宽、高架、再高架,甚至地下化也積極進行了;仍然趕不上「出外人」湊熱鬧的需求。交織的陸路,如果從空中俯瞰,必定像一張綿密的蛛網,而貓啊!你是黏在網上的祭品啊!
 
當太陽冉冉升高之後,像火舌一樣的炙熱,就會舔乾了你體內溢出的血跡;像油鍋一樣的瀝青路,會煎透你的屍骨,接連而過的車輛,更會將你的殘骸和斷肢,輾成碎泥醬。然後,是夏季充沛的雨水,將那些和著泥土及沙石的混合物沖到路旁的排水溝裏,流到不知名的地方了。
 
過去,在路上,我也曾看過已被輾扁的老鼠和蛇,不知是人類的優越感,或是這些動物給我的厭惡感,我認為他們罪有應得。可是,當我親眼眼目睹你,一隻貓──一個嬌寵的生命,活生生被撞傷,再被輾斃的過程,我確實觸目驚心,為之側目神傷良久。
 
因為,從你身上我看到一個年輕、活蹦亂跳的生命瞬間迸散;從你遭到的意外,我看到生命的脆弱和無常;從這次事件,我也看到了死亡那一霎的恐怖和殘酷。你一定也有生你、愛你的親人吧?或者,你還是死在趕赴愛人約會的途中呢?你為什麼不聽母親的叮嚀小心一點呢?你絲毫不了解人類社會的法規嗎?又有多少人也像你一樣無知,誤闖了人生的紅燈呢?你太自信自己矯健的身手了,一蹤身可以跳上三尺的牆頭,一彈腿可以躍過兩尺的溝渠,草莾山林、高樓陋巷,何曾難倒過你,一條馬路何曾放在你的眼內;然而,僅是一個閃失,你和你的朋友已是幽冥兩隔了。牠們能不傷心嗎?不悲鳴嗎?只是不知是在這個世界那一個我聽不到、看不見的角落吧!我這樣相信──因為這個世界太大了,真是無奇不有。我就看過一部人死後變貓變狗的電影,也讀過這類小說和故事,那麼,照那些說法,你死後可能也是有知的了,你一定會發出「死者已矣,生者何堪」的感嘆了!
 
我不知道你的身世。我私下猜測,你可能有一個疼你的主人,不時她總是百般的寵你、愛你,把你抱在懷裏吻你,把你放在膝上撫弄。冬天怕你涼了,夏天又擔心你難耐暑熱;她給你佈置了小房間,也每天給你準備喜歡的食物,因此,你一直生活在舒適安逸的象牙塔裏,不知道外面世界的兇險。我又想,你可能是一時好奇偷溜出來,趁著你的主人上班,忘了把你的房門鎖牢,你就迷失到街上,看到千奇百怪形形色色的玩意兒,就慌亂了,要不,怎麼會跑到大馬路中間呢?當然,你也可能是一隻從小就被遺棄的野貓,習慣了在街頭巷尾流浪,因為餓得發昏,過馬路就比較不能注意得那麼多了,哦!在這個富裕的社會裏,這種情況倒是微乎其微的吧!
 我甚至也不知道你的名字。幸好,也只有「大人物」才有騷人墨客幫忙做誄做傳做銘文的,你算什麼呢?而我呢?也只是一個?想救你卻又陷於無奈的過客,正滿腹焦急的趕路,為了刷八點的上班卡啊!
 
 經過你的身邊,不,應該說你殘破的屍骸邊,我不忍再回顧,只能輕輕的嘆息一聲!更多的人是連正眼也不瞧一下就掩鼻而過啦!貓啊!如果今天太陽不烈、雨不來,那麼明晨,星光即將隱去的黎明時,清道夫將會撿收你模糊的屍骨──而你那時或許只剩了一張肖虎不成的皮吧!
 
想當然,死了一隻貓,第二天不可能見諸報端或其他新聞媒體,真有遺失的主人也無從得知。唯一可能的是有關當局在交通安全會報中避重就輕的呼籲:「請飼養寵物的人們嚴加管束動物的行動,不要讓牠們隨便跑到大馬路上,影響行進中車輛的安全…….。」貓啊,我向你致哀之餘,不妨為你留意下次的「道安通報」,或許會有你這次意外事件的消息吧!

(文曾發表於<倩>雜誌)


延伸閱讀
<珍愛寵物情>貓族有靈?

http://bv7389.tian.yam.com/posts/32100622

<心情風景>距離

https://bv7389.tian.yam.com/posts/71097927

<心情風景>從陌生到相遇-給孤獨的靈魂

https://bv7389.tian.yam.com/posts/59113727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