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人文觀察‧詩文創作‧智慧分享
  • 2049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熱門標籤
夏日冰紛祭
這夏玩哪裡
夏午茶時光
天空部落
露營
台北美食
溫泉
輕旅行
六合夜市
彰化
高雄
士林夜市
日本
火鍋
宜蘭
台中
台南
苗栗
直排輪教學
多多綠孟CI

<旅遊見聞>日本七日親子遊(下)

這真是一次令人難忘的回憶。經過這次的意外事件後,讓我深切體會到,親子遊的安全應多費心思、多留神,尤甚於一般的團體旅遊。
難忘狄斯耐(迪士尼)意外事件
 
第二天,早餐用畢,即趕往位於千葉縣的狄斯耐樂園。入園前,導遊傳授了一些遊園訣竅,因園內遊樂設施繁多,在有限的時間內,如太空山、巨雷山、星際旅行、叢林巡航、海盜館等是值得一遊的重點項目,可先遊為快,若還有時間,再考慮其他項目。導遊語畢,人人手拿著一份遊園圖,各自尋找遊樂目標,排長龍去也!我們到的雖早,但還有人更早,園內早已成群結隊,人群鼎沸,而通常每一個遊樂項目都大排長龍,愈是熱門的項目愈是人滿為患,每一單項排隊等待均需一個半小時以上才輪得到,或許我們去的時間仍值日本中、小學的暑假期間,也是人多的原因。

依遊園圖所示,狄斯耐(迪士尼)樂園大約分世界市集、未來樂園、夢幻樂園、西部樂園及探險樂等五大部份。我與小兒對未來樂園及西部樂園、探險樂園較有興趣,先選擇星際旅行、太空山之後,即橫跨樂園往巨雷山。為了節省午餐時間,特別在前一日即準備了點心放在背袋,僅在園區麥當勞速食店買了飲料解渴。誰知小兒在巨雷山迂迴排隊途中,竟因頑皮好玩,一不小心被地上排隊圍欄木椿掀起的長鐵釘刺穿了腳掌,我當時還隨著長蛇陣的人群前進,忽聞小兒大叫一聲,轉頭一看,他的運動鞋已被木椿上的釘子刺入且穿進腳掌,急忙將他抱起,拔出木椿鐵釘,脫下鞋襪,頓時鮮血直冒,我即時拿出隨身攜帶的小護士藥膏塗敷,但卻無法止血,這時群眾嘩然圍攏,不少人也提供了OK繃、棉花等隨身醫療用品,當時,心慌意亂,只想趕急送醫,便急將小兒抱出等待的人陣中。幸好,園方立即就有服務人員前來指引,園內的護理站也在幾十公尺附近,於是再奮力將小兒背往護理站,做初步止血、消毒等處理,因個人不通日語,只能以英語表達,指責園方設施不當,使小孩遭致意外,被翻起的木椿上的鏽鐵釘刺傷,為了安全、安心,強調一定要打破傷風針。護理站聲稱,因站小設備不足,且英語聽力有限,特別將我們接往園方行政中心附近的護理站,並派出一位美籍護理小姐佩姬(Paige Hawkins)負責溝通,她除了安慰我之外,並再三強調園方負責的態度,使我放心不少。因護理站没有破傷風針劑,於是決定轉送到園外的浦和中央醫院治療,經過約十五分鐘車程,掛號、打針、拿藥,再從醫院返回狄斯耐樂園已近下午三點了,我除了感到遺憾外,更道出了不甘心虛有此行的心聲,並向佩姬小姐表示,如果返回後還有時間,能繼續遊覽幾處較具代表性的遊樂設施,也不枉小兒一心嚮往來此的初衷。
 
没想到待我們車子返回園方,園方已由經理率同營運部門、醫護部門兩位最高主管及一些員工,列隊迎接,並準備一輛輪椅備用,將我們接待入會客辦公室,三位主管一起鞠躬致歉,還備了新鞋、新襪和禮物給孩子壓驚,並逗他歡心,當我再次提出想讓孩子遊園的心聲時,園方也慷慨的答應了。隨後,由營運及安全兩部門的兩位主管親自推著輪椅,帶著禮物隨行,不經排隊人潮,取特殊禮遇便道逕入園內設施。如此,在一個多鐘頭的時間內,分別遊過了叢林巡航、加勒比海海盜館、仙履奇緣城堡神祕之旅、幽靈公寓等四個遊樂設施,眼看已到了旅遊團的集合時間,兩位主管才將我們送到出口處與團員會合後告別。如此禮遇的經過,讓同團的團員們親眼目睹,有人推崇園方的負責處理方式和作法;有人慶幸我的孩子幸好是在懂得負責的日本受傷;部分孩子對小兒所受到的禮遇和受贈的禮物,多少有些羨慕,有的孩子甚至說,為什麼受傷的不是他呢!
 
事實上,這一段不幸中之大幸的事件,讓我在一個下午歷經了驚恐、悲傷、失望、擔心、害怕,後來才漸轉趨平靜、安心和欣慰的過程。感謝日本園方他們提供醫療和接著幾天內的外用藥,也肯定他們的負責的態度和招待的補償。否則,我真擔心這一次愉快親子之旅會變成幼兒的一場噩夢,而狄斯耐樂園,這個本是兒童們的歡樂天堂,也將會永遠在他心中留下無法抹去的陰影。幸好,園方積極妥善的處理,才撫平了孩子肉體和心靈的創傷,而日本人的處理態度,又何嘗不是教育孩子勇於負責最好的機會教育呢!
 
這真是一次令人難忘的回憶。經過這次的意外事件後,讓我深切體會到,親子遊的安全應多費心思、多留神,尤甚於一般的團體旅遊,應是無庸置疑的。
 
出國旅遊對大多數的人而言,都是一件難能可貴的事,對幼童來說,自然更是值得往後回憶的珍貴紀錄。因此,攝影留念就成了很重要的「存證」的方式。
 
此次,小兒的狄斯奈樂園遊,除了發生腳掌刺傷的不幸事件外,另外「禍」不單行的一件事,就是當天或因慌亂,我攜帶的相機竟然裝片不妥,轉片時底片未上片,也未察覺;當日全程所拍的鏡頭等於全部泡湯--包括小兒坐在輪椅由園方兩位主管及我相伴,我特別要求導遊所拍的合影,均付之闕如,真讓人悔之莫及,遺憾萬分!而時光豈可倒轉,歷史又那能重演呢?所謂「養兵千日,用在一時」,個人自認攝影多年,也頗有心得,裝片後在開始搬動轉片鈕時,也懂得注意裝片鈕是否同步旋轉的道理,但一定是那天在慌亂中疏忽了平日都會注意的小細節,才嘗到徒勞「拍空」的苦果,足讓攝影同好引以為鑑。(時至今日,數位相機可能没裝片問題,但仍有蓄電不足或操作不當的問題。)
 
第三天,我們的行程是由甲府市石和町出發,前往靜岡縣境內的冰穴和白系瀑布,途中也繞經河口湖、精進湖、本椏湖(與山中湖、西湖合稱為富士山遊樂區五大湖),但無緣停留一瞧究竟,只能空詠「身在此山中,雲深不知處」了。
 
白系瀑布距停車場有段距離,需健行一段路,瀑布規模並不十分壯觀,小兒因腳傷猶有餘悸,只能留在車上,無法隨隊同行。到了冰穴,小兒已按耐不住,在我攙扶下也隨隊入洞穴,洞穴雖有些起伏蜿蜒,但並不很長,內有不溶奇冰,但洞內燈光昏暗(怕燈光、人氣熱度將冰溶化),隨著人群亦步亦趨匆匆走過;尚不及細看,就出洞了。下午,在遊覽車駕駛的「建議」下,參觀了一家水晶加工廠,國人的本性難移,自然又是一番大採購,然後再啟程前往京都。
 
下午,在往京都晚餐夜宿的高速路途中,遇到大塞車。據了解,是正踫上京都的祭典活動,當天活動雖已進入尾聲,但仍有相當多的人車擁入,車子原本就慢,司機用行動電話聯絡得知,還有一起意外的火災,因此,車子無法動彈分毫,駕駛先生乾脆換上拖鞋閉目養神一番。在車上等待期間,幸好有中文字幕的錄影帶影片「伊豆的舞孃」消磨時間,等於是利用時間欣賞了一場川端康成文學名著改編的電影,也算未虛度等待時光了。奇怪的是,國內高速公路一塞車,動輒有超車、走路肩趕路的現象,在日本的高速公路卻完全没見到。路肩偶爾有警車和重型摩托車(在日本,二五○CC以上的重型摩托車可上高速公路)呼嘯而過,這種守法的習慣實令人印象深刻。
 
京都宮寺氣氛祥和靜謐
 
第四天,我們拜訪了平安神宮、東本願寺及東大寺。京都是日本在西元七九四~一八六八年的皇都,現為日本第五大都市,也可說是一個極富歷史文、古蹟的都市,全市神宮、寺廟林立,每年分別在五月中旬、七月中旬及十月下旬有葵祭、祗園祭及時代祭三大祭典,平時各種小祭典更是頻繁,每逢祭典,均會吸引來自日本各地和他國的觀光人潮。據導遊說,來京都觀光,不是看神宮就是拜寺廟。大凡神宮是為紀念過去的皇帝所建,如平安神宮即是明治天皇為紀念桓武天皇所建;而稱寺的,供奉的自然以神為主了。我們去的東本願寺,號稱日本京都最大的木造寺院,距離京都車站徒步僅需十分鐘的路程,因此,放眼周遭,一些現代化的高樓市招林立,唯獨此寺仍能鬧中取靜,獨闢一隅,雖然幅員不大,感覺卻並無喧囂嘈雜的困擾,反而享有一分恬靜。
 
東大寺位於奈良公園東北邊的若草山上。奈良公園是日本最大的公園,園內飼養了許多馴鹿,因此,又有鹿園之稱。東大寺則因寺內的大鐘和大佛享有盛名;大佛殿更是世界上最大的木造建築物,十分壯觀。奈良大佛又稱為霾舍那佛,是一尊釋迦佛祖垂目盤坐在蓮花座上的銅鑄像,法相莊嚴,是日本首屈一指的銅鑄佛像;寺廟之東的大鐘樓,建築風格融合了天竺和中國唐代古風,聽說是日本三大名鐘之一。為了滿足信徒及遊客的祈福心願,正殿左側有一祈福的小鐘,聽導遊說,敲鐘許願非常靈驗,因此,許多人都紛紛排隊一試;另外,寺內有一巨柱腳下留有一小洞,據說,從洞內擠身而過者也能添福添壽,不少人-尤其是孩童們-無不以鑽過為樂;寺外還有一類似地藏王的佛像,據稱,撫摸其腳踝亦能去楣運,於是經過者無一不觸撫一番;這些說法雖是穿鑿附會居多,但能增加些旅遊者的趣味性,又何妨呢?
 
奈良公園占地廣濶,果真有大批鹿群恣意徜徉,絲亳不懼遊客,見到遊客手中持有餵牠們的仙貝,會主動湊近搶食,餵食的遊客往往會被牠們的熱情纏得大呼吃不消!而且還得小心應付,萬一被鹿角觸傷,那就划不來了。這些鹿所以會如此肆無忌憚,亳不畏人,相傳是明治天皇時,曾幫忙傳遞書信有功,受天皇加封為神鹿,從此人民不得加害,以致繁衍眾多。鹿與人並肩齊步遍植蒼松老樹的林園內,似乎能讓人充分感受到一份「民胞物與」、眾生平等的平和境界;再想起孩子們曾高興的在上野動物園及東大寺院前廣場上餵食鴿子的情景,不禁要問:為什麼日本的遊覽公園、寺廟都能蘊育出一股真正祥和及寧靜的感受;而國內的許多遊覽場所及寺廟為什麼仍充滿了世俗及喧鬧氣氛呢?看到群鴿自由覓食、鹿兒悠遊四周的景象,有感台灣文化品質仍有待提升。
 
第四天,我們趕赴大阪搭船,利用夜間航過瀨戶內海,經過四國島到九州島,正好是第二天清晨。船行時大約是從下午六時到次日六時,因走得是內海,十分平穩,六人一間的洋式房間,有電視,有小的活動空間,臥舖也很舒適,船上附有餐廳,晚餐、早點均在船上解決,另有電視供觀賞,還有電動玩具室一間和麻將館,孩童、年輕人及成年人都可各得其樂。晚間九點半至十時之間,大夥曾上甲板觀賞橫跨本州、四國間的瀨戶大橋,隨後則多在船艙活動或提早入夢,為明日旅遊養精蓄銳了。
 
第五天,上午遊程安排了參觀關門大橋,這是橫跨九國島及本州島的一座橋,大家合影留念後,驅車直奔聞名已久的秋芳洞。秋芳洞位於本州島山口縣山口市西北方的秋吉台高原,是日本最大的石灰岩鐘乳洞,全長十公里;洞內因鐘乳石形成不同的景觀,大致分為青天井、長淵、百枚皿、洞內富士山、雨傘亭、千疊敷、黃金柱、巖窟王、五月雨御殿、黑谷口等,綜觀所經之處真是氣勢壯闊,變化萬千,令人讚歎不已!比起台灣南部墾丁公園的小鐘乳洞真不知要勝過多少倍。日本行若說遊覽名勝,大概僅此處的規模夠分量了。出洞處一棵滿樹紅葉的楓樹,據說,因受洞裡寒氣影響,全年楓紅如是,也算是奇景之一,再加上洞前有小橋、亭台及潺潺不絕的流水,倍覺詩情畫意,因此,在此留影紀念的人也特別多,讓人流連,不捨離去。
 



下午,返程尚有餘裕,導遊安排了赤間神宮、春帆樓兩處景點。春帆樓曾是日本與我清朝簽訂馬關條約的地方,李鴻章曾到此下榻,有其手書的碑帖存證,並保留了一條他曾經散步過的步道及當時的用具器皿。導遊對這件中國喪權辱國的往事,還有感而發,期盼大家記取教訓,民族自強呢!日本之旅至此已近尾聲。

離開日本前夕,我們住在福岡縣博多車站附近的RICH飯店,飯後可以自由活動,於是我帶著孩子到附近車站的地下街走逛採購,算是此行遊日本最後的巡禮吧。晚間回到旅館,多日來晴朗的天氣卻轉為陰霾,且淅瀝淅瀝的下起雨來了,想到第二天即將飛回台北,不覺對窗外的街景多瀏覽了幾眼。

取人之長,補己之短
 
綜觀這些天來的感受是:日本住商環境區隔得不錯,街道整齊清潔,各式自動販賣機林立-但食用過的飲料罐等垃圾均無隨地棄置的亂象,街頭少見大型巴士塞道,自然也不見引頸候車的人群,原因是地下鐵發達,趕車的人潮均已「地下化」了,市容因此也淨化不少;行人道以大塊磨石子鋪地,自行車亦可利用行駛,不像台北由小塊紅磚拼成,東凹一塊西凸一塊,而店家的騎樓,也是高低起伏各行其是,加上摩托車塞滿走道,總之,台北街頭處處是窒礙難行。或因車輛駕駛較尊重行人穿越馬路權利(導遊誇張說,無號誌的十字路口,行人閉著眼睛過馬路,保證無安全顧慮,但無人敢嘗試);而舉目竟未見到像台北一樣的天橋、地下道等那麼折騰行人的設置,行人獲得了行的尊嚴。
 
可能是氣候不像台北多雨及空氣污染嚴重的關係;也有人強調日本人有潔癖,路上白色汽車特別多,車種、式樣多為日本廠牌車,雖不如台北進口車琳瑯滿目充斥,惟多保持明亮乾淨,也證明了日本人愛用物美價廉的國產車,再印證所住的大小旅館均保持潔淨衛生的情況判斷,日本人崇尚潔淨的說法,應該是可信的。

再說,他們的穿著比較拘謹,從上班族男性普遍穿西裝、白襯衫、打領帶;女性則著洋裝或套裝的整齊,可見一斑,平均素質感比較整齊,不像在台北繁華東區所見,華麗奪目者和衣著襤褸者參差,就像百貨公司前攤販林立一樣,同樣令人感覺失序和突兀;顯見國人衣著品味及生活水平和先進的日本仍有段距離。如以國民平均所得的高低來衡量,個人甚至覺得,國人在穿著上的sense比起大陸一些大城市的表現都還要「遜」些,難怪有人認為,國人在美育上亟待加強。
 

政府自開放國人出國觀光(1979)以來,1992年出國觀光旅遊人次統計,已高達四百二十萬人左右,迄2010,每年人數再倍增逾八百萬人,以出國觀光人口的比例來說,已遠超過日本,躍居世界第一,這或許說明了過去國人閉門造車,拚命賺錢,往往忽略了生活品質,而近年出國風氣大盛,正可提供國人到國外增長見聞的機會,如果不是採購團、買春團、大吃大喝團......而是到先進國家見賢思齊,相信假以時日,我們也會摒除狹隘自私、自以為是的種種不正確觀念--取人之長,補己之短,庶幾台灣也會成為一個富而好禮,令人嚮往的國家。如果,出國觀光真有這種潛移默化的功能,那觀光花的龐大費用,就一點也不冤枉了。

後記

此篇文字係多年前應《大同攝影》邀約發表才留下紀錄。昔日還是負片的時代,那有今日數位相機那麼方便!也無部落格相簿可以存放,許多旅遊記憶,只能翻翻相簿回憶了。

延伸閱讀

<旅遊見聞>日本七日親子遊(上)

https://bv7389.tian.yam.com/posts/32007069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