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人文觀察‧詩文創作‧智慧分享
  • 203307

    累積人氣

  • 8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熱門標籤
夏日冰紛祭
這夏玩哪裡
夏午茶時光
天空部落
露營
台北美食
溫泉
輕旅行
六合夜市
彰化
高雄
士林夜市
日本
火鍋
宜蘭
台中
台南
苗栗
直排輪教學
多多綠孟CI

<珍愛寵物情>1/黃鶯飛了

剛放完了兩天假,市區裏一棟棟冷寂的辦公大樓又恢復了活力。早上,同事們陸續踏進辦公室。大家的騷動,驚起了一隻不知什麼時候飛進屋來的黃鶯兒的驚慌。

看看那黃鶯鳥兒,好不甘心的樣子,彷彿這兒太侷促一隅、太没發展、太没生活的樂趣和前途了……..,所以,牠一刻也待不住,豈止一刻,簡直一分一秒也難捱。

14caafa9019249.jpg

剛放完了兩天假,市區裏一棟棟冷寂的辦公大樓又恢復了活力。早上,同事們陸續踏進辦公室。大家的騷動,驚起了一隻不知什麼時候飛進屋來的黃鶯兒的驚慌。

牠驚恐的飛繞個不停,並且發出淒厲的哀鳴。彷彿一隻失足掉落獵人陷阱的野獸,極力想要掙脫周遭的束縛一般,拚盡了力氣,卻顯得那麼慌亂、徬徨、膽顫、焦急。牠必然忘記了來路,當然更不清楚去路的方向;只能憑著毫無觀念的翅膀,駕御著身體胡衝亂闖。牠那倉皇的眼波,六神無主的姿態,像極了迷宮裏的白鼠,也彷彿人們遭到了十分棘手的困境時,來回踱步的模樣。

其實,同事們根本沒有害牠的意思。可是,牠不懂,在牠的眼中,人頪一定是龐大的、猙獰的、恐怖的、不可信任的妖魔鬼怪。鳥不通人言,人不諳鳥語,彼此無法溝通,即使我們有心想幫牠脫離困境,也望而興嘆!大夥只有把每一扇通往屋外的窗門全部敞開,表示我們不干涉牠嚮往自由的誠意。然而,牠仍一昧在天花板與日光燈間没有出路的領空穿梭。没奈何,只能為牠心焦,唉!為什麼不飛低一點呢?我們倒真期望看到牠翩翩的掠窗而過飛向青天的那一刻呢。

這時,屋外亮麗燦爛的陽光斜斜的刺進窗裏來。庭院油加利樹的枝葉間,也正有一隻黃鶯兒站在那啾啾的鳴叫著;似乎是聽到了同伴求救的信號,站在那兒聲援呢。枝葉斑斑駁駁的影子,被陽光描繪在辦公室靠窗的地板上;微風也陣陣透窗拂進來。

屋內,黃鶯的叫聲更尖厲了,像有些嘶啞;偶爾牠停在日光燈老舊的電線上,顯得疲累狼狽;牠翻轉著頭頸,眼晴骨碌碌的直轉,像在探視出路,也像在聆聽同伴聲音的方向;可是,再撲起的時候,還是徒勞!牠仍然徘徊在那個没有出路的高度瞎闖,不知道枉費了多少力氣;好一陣子,聲援的鳥兒也無奈的飛開了。

辦公室裏的同仁,開始各自忙著手頭的工作。接洽業務、討論案子、看公文、做紀錄、接電話、送報告……..種種辦公室裏的活動運轉起來。我們的行動,加強了這位「不速之客」的心悸不安。於是,牠更奮力拍動翅膀,更淒厲的哀鳴;將近一個上午,牠似乎一點兒也不氣餒,也没有放棄的意思。

同事們覺得牠叫聲可憐,叫人同情。

起初,有人建議:「我們找支竹竿來,把牠趕出去吧!」

有人說:「有張網子就好了,我們可以把牠捕下來,再放出去。」

有人認為:「讓牠自己慢慢找出路吧!別為難牠了。」

又有人說:「找點米粒和水來,牠一定飛累了,叫渴了呢!待會,牠總要吃喝的吧!」

也有同事說:「大家一陣子吆喝,牠一驚亂了方寸,不再固守『航道』,說不定就可以飛出去了。」

還有的同事主張:「我們拿手邊有的東西來扔牠,別讓牠老在天花板兜圈子,或許幫牠比較快找到出路吧!」

立刻就有人反對:「你們怎麼那麼殘忍,要是把牠打傷了或打死了,那一切不都是枉然了嗎?」

結果──有人吆喝,有人拿書扔牠;有人用橡皮筋彈牠;有人拿起掃帚做勢來趕牠;有人用杯子裝水,從飯盒裏弄了些米粒,放在窗邊的桌子上,希望引牠來吃;有的人甚至去張羅網去了。大夥亂哄哄的一陣子,鳥兒則更驚慌了,盲目的竄來竄去,飛撲個不停,全身的羽毛都因為驚恐而蓬散零亂;或許,牠以為遭到十面埋伏,面臨重重殺機了。可惜,我們一片好意,牠根本不知道。大夥没奈何,又怕真的傷了牠,也就逐漸放棄了。

有人嘆口氣說:「讓牠自由抉擇吧。反正,我們都盡了心了。」

看看那黃鶯鳥兒,好不甘心的樣子,彷彿這兒太侷促一隅、太没發展、太没生活的樂趣和前途了……..,所以,牠一刻也待不住,豈止一刻,簡直一分一秒也難捱。牠的世界,應該是廣濶無邊的天空,藍天是牠的帳幕,樹林是牠的窩巢;渴了飲朝露或山泉,餓了食小蟲和樹果;山邊追逐嬉戲,花叢小憩做夢;何等逍遙自在!何等氣宇胸襟!而,這一室的簡陋,陰森的四壁,寒茫茫的燈光,没有生命的電線、桌椅、文案、卷宗和陳設,這一切豈能不讓牠有窮途末路之感呢?

可是,動物園裏不是也有牠的同類嗎?在那巨大的鐡網牽成的籠子裏,牠們不也顯得習以為常得過且過嗎?風、樹、山、海,日、月、星辰,瀟灑悠遊對牠們不也是「曾經滄海難為水」的煙塵往事嗎?又能如何?任你再心高氣傲,插翅難飛之下,也只有「苟且偷生」得以形容了。

曾經養過鳥兒的同事說:「嗯!黃鶯這種鳥兒,據說是可以養得馴的,不過,聽說像麻雀那種野性兒,要是養在籠子裏,没多久,牠就要嚼舌自盡了,這可能就叫做『不自由,毋寧死』吧!」

接著有人就說:「哦!比較起來,麻雀似乎也有可取之處呢。」

好一會兒,大夥兒又漸把心事放在自己的事務上了;管牠去吧!

下午,不少人外出洽公;辦公室顯得稀稀落落的。日影西斜,室內已經有些昏暗了。

忽然,窗前倏的一條黑影閃過。有人脫口叫到:「那隻黃鶯飛出去了!」

幾個人衝到窗前時,辦公室裏其他幾個同事聞聲也趕了過來,大家臨窗一起仰望,那微微泛著灰色的天空已經看不到黃鶯鳥兒的蹤影了。

這時,辦公室顯得格外寂靜,可是那黃鶯悲切的鳴聲,卻彷彿依稀猶在樑柱間繚繞迴盪著。

(本文曾以文堯筆名發表於<倩>雜誌,配圖為友人贈圖局部)

延伸閱讀(相關寵物系列)

<珍愛寵物情>夢中的鴿子

http://bv7389.tian.yam.com/posts/71250714

<心靈觀想>貓族有靈

http://bv7389.tian.yam.com/posts/32100622

<心靈觀想>貓的輓歌

http://bv7389.tian.yam.com/posts/32008937

<珍愛寵物情>魚也有情

http://bv7389.tian.yam.com/posts/31535394

<珍愛寵物情>野鴿寄情

http://bv7389.tian.yam.com/posts/31176602

<珍愛寵物情>和一隻叫吡吡的鴨子一起散步

http://bv7389.tian.yam.com/posts/38705990

<藝文志>麻雀也能變鳯凰-兼論有用與無用

http://bv7389.tian.yam.com/posts/55770493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