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人文觀察‧詩文創作‧智慧分享
  • 2049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熱門標籤
夏日冰紛祭
這夏玩哪裡
夏午茶時光
天空部落
露營
台北美食
溫泉
輕旅行
六合夜市
彰化
高雄
士林夜市
日本
火鍋
宜蘭
台中
台南
苗栗
直排輪教學
多多綠孟CI

雨和淚---眷村真情故事之一

「哭是沒辦法解決問題的,我們流淚,心裏就軟弱了,尤其是當著別人面前,我們更不應該輕易掉淚。」

此刻,在山風豪雨中帶著部隊挺進,他想到要部隊唱一首雄壯激昻的軍歌。

14dc67a25b4578.jpg
那是一個沒有月亮的晚上,烏雲把天空抹得漆黑無光,山風顯得格外寒冷蕭瑟。

林正利用行軍中途休息的空檔,用手電筒逐字讀完了弟弟的來信,剛摺疊好放在口袋裏;排長已經把部隊整理好了,跑來向他報告部隊即將開拔。於是,他站起身子,拍去衣褲上的塵土,重新繫緊腰間的手槍皮帶。空氣嗅起來是潮濕涼冷的,他的心卻格外的炙熱,兩個臉頰也有燒燙的感覺。

預料就要下雨了,可是七十公里的夜行軍才只是剛剛開始的階段。果不其然,就在部隊行動不久,林正清晰得聽到一陣比部隊腳步聲更急促的嘩響──那是山風夾雜著傾盆大雨來襲的訊息──由遠而近,很迅速的,像利箭一樣的雨林,撲打在每一個人的身上和臉上,打在鋼盔上,猶如一陣密密的子彈轟擊,在耳際發出滂沱的迴響。

林正很快的下達了穿上雨衣、維護武器的命令;部隊一時有些慌亂,但很快就又恢復嚴整。他聽見有人低聲在咀咒,有人在小聲的埋怨──穿上雨衣有什麼用呢?前面將是一片泥濘的山路等著他們。可是,這時候他卻一點也不擔心,反而暗暗的高興起來,可不是嗎?這正是磨鍊的機會到了。

他想起了弟弟的來信,弟弟大學聯考落榜了。他想起了去年一年家裏發生的種種變故,多少也是弟弟落榜的原因吧!他在心中默默叨念著:「得找時間鼓勵弟弟,人生的光榮,不在於永不失敗,而在於能夠屢仆屢起,你不要灰心,你一定要重拾信心,再振作奮起啊!」

去年初,林正父親服務的公司突然驚傳惡性倒閉,父親失業了。父親工作的公司老闆過去在軍中曾是父親的長官,離開軍職後在民間投資建築事業,幾年間,生意愈做愈大。於是許多過去部隊裏的長官、袍澤、部屬退伍後,都被網羅過去,或有找不到工作的弟兄投奔他,也都能謀個差事安插。父親就在這種情況下,被介紹到營建廠裏做技術性的工作;然而,父親就在那家公司的工廠裏只工作了一年多,就突然傳出公司經營不善,負責人捲款潛逃的事,事情發生之前,員工已有好幾個月幹白活沒領到薪水。因為員工有許多都和父親一樣過去是軍中的袍澤,對長官無比信任,大多數的人不但肯吃苦耐勞賣命工作,還把退伍下來領得的幾拾萬元退休金,都如數存在公司特設的儲蓄部門,原有委託代為儲蓄保管投資的意思。沒想到公司突然垮了,員工的存款也跟著泡了湯,父親半生戎馬的辛苦錢,就這樣不明不白成了一場空。

去年弟弟來信說:「老爸失業又被坑了半身積蓄,痛不欲生。好一陣子,老爸隨著一群無助的員工到處奔走、哀告,可是卻一無所獲。老爸最近變得暴躁易怒,常酗酒澆愁,動輒責駡母親、姊姊和我;偶爾不如他意還會動手打我們。家裏已籠罩著一片愁雲慘霧。」

緊接著,更不幸的是,父親為了追討公司積欠的工資在外奔走,竟發生了車禍,肇事者不知去向。林正專程由部隊請假趕回去探望,父親住在加護病房裏,頭上被撞了個大包,因為有內出血的傷,又引起了發燒、肺炎等等的併發症,雖然上了年紀,好在平時身體還算健朗,總算度過了危險期,病情逐漸穩定了下來,休養了個把月出院了,卻從此得了意識混亂的毛病。

林正的腦海裏仍清晰的記得弟弟畢業前寫給他的一封信。此刻,在這風雨交加、夜幕四合的夜行軍途中,那封信的內容又逐字逐句的在腦際迴繞著。


哥哥:

爸爸住進精神療養院了。那實在是不得已的事,媽痛苦了好幾天,實在不願易爸住進那種地方;可是聽醫生說,老爸目前的狀態,拖不是辦法,不要把住進療養院當作是什麼丟人的事,能夠把病養好了,才是正經事。媽才下了決心,把爸哄騙著去住了院。

今天早上,學校舉行模擬考,下午沒課,我便向老師請假,去探父親的病。老師問我父親是什麼病,嚴不嚴重?我只能閃爍其詞,概述了父親前次出車禍腦震盪住院的經過。幸好老師沒有再追問下去。

學校門口本來有直接經過醫院的公車站牌,可是為了接送母親方便,我還是騎著家裡那輛破腳踏車去,這樣也可以省了車費。其實,我不願搭公車還有一個原因,可以免得讓認識我的人看見問長問短,受不了。


騎車到醫院,把腳踏車放好,剛走進大門的時候,正好一個年輕人拚命的朝門外衝;後面幾個穿了白制服的男看護在後面追趕,年輕人没跑出大門就被一個高大結實的男看護從後面飛身抓住了(後來才聽別的家屬說他是空手道高手),並且用擒拿的手法扭住了他的手,一個瘦子和胖子男看護也趕了上來,分別抱住的他的身子、勒住他的脖子。那年輕人臉孔扭曲,極力掙扎,眼睛突出,眼珠子像是要從眼眶裏跳出來一樣,痛苦的哀號著:「我不是瘋子,我不是瘋子,放我出去。」哥,看到這種情景,我的心簡直徹底的戰慄了,更有一種莫名的恐懼。

在轉入病房的走廊上,一個瘦小的中年男人,他的上身自腰部整個的向右傾斜著約三十度,他的臉抽搐著,口鼻眼都變了形,走起路來,吃力的像一支折了桅桿的帆船在大海裏晃動著。我感覺自己的心像被針刺了一樣。

經過休息室的時候,一個流著口涎的少年,童癡的望著我,那模樣我真是永遠無法忘記。他那蒼白的神情,彷彿已忘了這世界還有歡笑;另外,還有幾個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的男女,也是同樣茫然呆滯的表情。這就是一個常人無法想像、脫離常軌的「杜鵑窩」素描了。

到了老爸的病房,媽正在哄老爸吃稀飯,媽看到我就說:「火旺,你看,小兒子來看你了。」我趕忙把書包和大盤帽放在一張空床上,趨身跑到他的面前喊他。

老爸用混濁的目光看了我一會,他忽然激動的抱著我的肩膀說:「好了,好了,你快去把你哥哥和姊姊們找回來,我們一家人可以回大陸老家了。」他劇烈的喘息著,像是從夢中驚醒一樣,臉上充滿著異樣的光彩,又掩不住嘴角流出的湯汁和一絲莫明的喜悅;看我猶豫的不知如何,他一手把我拉到面前,用迷惑的眼神看著我說:「不要騙我,你媽說現在已經太平了,我們可以回老家了,對不對?」

我看見媽給我使的眼色,只好點點頭。

他拖著我衝到病房外的走廊上,喜極而泣,老淚縱橫,他放大了嗓門喊著:「我們反攻大陸成功了!我們反攻大陸成功了!我們要回老家了,我們要回老家了!」哥,我真的被老爸這突如其來的舉動驚呆了,一時不知如何的竟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接著,老爸竟大聲的唱起了「反攻復國歌」:「反攻,反攻,反攻大陸去;反攻,反攻,反攻大陸去;大陸是我們的國土,大陸是我們的疆域;我們要反攻回去,我們要反攻回去,反攻回去………。」他大聲的唱著,我用力的哭著,感覺無助,淚水渲洩滿臉。

媽也哭著跑出來,我們趕緊把父親拖勸進病房裏;老爸的驚擾,也召來了醫生及護士,我們合力哄子他好一陣子,仍無法讓他安靜下來,結果,還是醫生護士合作給他打了鎮靜針劑,才算讓他平靜下來。

想起前一陣子,他在家裏發作起來,也是百般的胡閙,但很少像這一次這樣,給我那般強烈悚然的刺激……。

林正回憶弟弟歷次的來信中,總透露了許多內心的徬徨、恐懼以及憂慮。自己只能在回信中不斷勉勵弟弟──堅強、忍耐。他記得曾告訴弟弟:「哭是沒辦法解決問題的,我們流淚,心裏就軟弱了,尤其是當著別人面前,我們更不應該輕易掉淚。」

此刻,在山風豪雨中帶著部隊挺進,他想到要部隊唱一首雄壯激昻的軍歌。 歌聲起了……「反攻,反攻,反攻大陸去……」;他想讓每一個弟兄跟著他唱,縱橫的雨水在他的臉上肆虐,甜甜鹹鹹的,眼前更是一片模糊,使他傳達的命令聲音有些咽啞!不過,嘹亮的歌聲很快就唱起來了;然後,別的部隊似乎也應合著唱起來了;於是,滿山遍野都是歌聲了,雄壯的歌聲震撼了整個山頭。歌聲裏、暴雨中,林正他居然看見了父親的形影,一個蹣跚的老兵,走在部隊的前面。哦!林正加快了腳步趕上去,幾乎脫口叫出了「爸爸」;啊!不,那不是的,等林正抹開了臉上的雨水,不──那交雜在雨水中的竟是帶著鹹味的淚水;這才看清楚了,那不是父親,而是部隊裏的一個老士官長。

而且,黑夜裏也沒有歌聲,滿山遍野都是瘋狂澎湃的雨浪;蜿蜒的山路上,士兵們正埋首疾走,四周仍籠罩著漆黑的夜幕。

(本文曾發表於<大同雜誌>)
 

附記

為眷村文化催生──兼回覆浦蘭及玉敏

個人有感而發發表在網誌的一篇懷念母親的文字,感謝浦蘭的推薦及玉敏的真情回應。雖然只是一點點的星星之火,給我的鼓勵卻很大。使我不得不省思多日才能作出慎重的回應。

同是眷村成長的背景,大家自然都有很多相似的經歷和回憶;我們的父母輩那個顛沛流離的時代經歷,正是龍應台寫的那本《一九四九 大江大海》所描繪的故事情景;或許我們每一個家庭的來龍去脈,都只是匯聚大江大海裏的那些來自四面八方的小水滴,在人生的長河裏,可能默默的沒有掀起讓人注意的波濤吧!

其實,許多眷村人的一生都有他的價值和值得一說的故事。在眷村這個特殊的時空裏,必然也有許許多多有異於本土化(近廿年來已成為顯學)、感人的值得記憶的故事吧!這些故事,不是像文建會設的什麼<眷村故事館>那麼簡單的眷村模型,空有軀殼;或是不只是像會搞笑的王偉忠搞的那種什麼<光陰的故事>裏那種街頭巷尾式的印象(抱歉,這部戲我只有在陪母親住院時,偶然不小心蜻蜒點水式的看了些片斷,認識不深刻);還有許多值得摘錄出來的菁華片斷,讓我們一起來發掘,一起來為眷村留下動人心弦的故事吧!

有思於此,為了抛磚引玉,個人不揣淺陋,在個人網誌再貼上一篇或可歸類為眷村懷舊記事的小說;願借此能引起同是眷村人的注意,共同為眷村的文化做出一己的貢獻。

而且,最近因為有台中「彩虹眷村」是否該拆該留的問題,竟忽然不小心引起了媒體再次對「眷村」投以關注的目光,或許正是眷村文化可以把握機會重新「出土」的時機吧!

延伸閱讀

<眷村真情故事>那年暑假(黑貓中隊的故事)

https://bv7389.tian.yam.com/posts/31339799

<眷村真情故事>馬山行

https://bv7389.tian.yam.com/posts/31059677

<真情故事>車禍(上)

http://bv7389.tian.yam.com/posts/54621431

<真情故事>車禍(下)

http://bv7389.tian.yam.com/posts/55214093

<城鄉組曲>雨和淚-為日本311震災民眾祈福!

https://bv7389.tian.yam.com/posts/36172981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