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子~東籬居士

關於部落格
完成編輯
人文觀察‧詩文創作‧智慧分享

<心靈觀想>白千層-年年深秋嘆白頭(重陽敬老節到)

七、八月間,暑氣正盛,多數的樹木都是蒼蓊翠綠,只有紫薇花獨領風騷;不過,少數的白千層,倒是搶先打出了像白色酒瓶刷子般的花訊。不過,因為零零落落、為數不多,很難與姹紫嫣紅正當時令的紫薇搶風頭。
 
中秋以後,台灣欒樹黃花耀眼奪目,滿地隨風吹落,黃花堆積。正是「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台北深秋的街景,雖没有楓紅片片;然而,台灣欒樹的黃花已逐漸落盡,成串塗上淡紫胭紅的球果子,似乎尤勝於黃色的花朶,還更搶眼;吸引了眾人仰望的目光。
 
蕭瑟與蒼涼
 
相形之下,同時間也盛開滿樹白花的白千層,因為樹幹常呈斑剝的褐白色,樹形也不阿娜多姿,如瓶刷的花形和綠葉參雜交錯,形成滿樹「斑白」的景象,愈發顯得「老氣橫秋」,在秋風蕭瑟之中,難免給人有些落寞蒼涼的意味!
 
自古英雄如美人,最怕人間見白頭。
 
唐詩人李商隱的《無題》詩寫到:「相見時難別亦難,東風無力百花殘。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乾。曉鏡但愁雲鬢改,夜吟應覺月光寒。蓬山此去無多路,青鳥殷勤為探看。」整詩關鍵的「愁」字,正是因為在鏡子中看見了原本烏黑的頭髮和鬢角已發現了花白吧!
 
即使自視瀟灑的李白在《將進酒》詩中也不禁要感嘆:「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髮,朝如青絲暮成雪。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何止英雄、美人怕白頭?即使一般世間男女,誰又不怕辜負了少年頭、壯志未酬、青春不再,滿頭白髮盡成雪呢?
 
老大徒傷悲
 
持續很多年,每天黃昏時間我都到住家附近的一所國中操場慢跑。學校在放學後例行都會放一首大家十分熟悉的旋律-捷克名作曲家德沃夏克的《C小調第九交響曲》(新世界)的第二樂章。這段樂章曾被名音樂家李抱忱填上了中文的歌詞《念故鄉》,早年曾經廣受歡迎傳唱;而同曲也被詞人韋瀚章填詞為《老大徒傷悲》,而這首歌,在我國小期間一直是被列在音樂課裡教唱的歌曲(如今是否還有,不知?)。因此,每聽到這首曲子的旋律,我依然可以清楚的唱出歌詞:「黃金的年華虛度過,才知道從前鑄成大錯。蕭蕭兩鬢白徒喚奈何,瘦影已婆娑徒喚奈何?雄心壯志早消磨,斜陽景已不多。深悔蹉跎,深悔蹉跎。」幼年時唱這首歌,對歌詞根本無動於衷,總覺得是老生常談;不就是耳熟能詳的「少壯不努力,老大徒傷悲」的說法嘛!但是年紀漸長,真的「蕭蕭兩鬢白」時,再聽到這首熟悉的旋律,內心感受的顫動就不一樣了;畢竟,歲月使人明白了其中的意境啊!
 
小學時,曾因為教音樂的女老師十分美麗且氣質出眾的關係,音樂課特別認真。或許,因此奠定了愛樂的基礎。中學以及後來到學院期間,一直是學校裡的合唱團員。很榮幸,在世新的合唱團時,我們就曾請到了李抱忱老師來給我們指導練唱,得以親炙大師丰采。記得當時,我們常練的一首歌就是岳飛作詞的《滿江紅》:「怒髮衝冠,憑欄處、瀟瀟雨歇。抬望眼、仰天長嘯,壯懷激烈。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雲和月。莫等閒、白了少年頭,空悲切。」同樣的,當時年輕,只曉得跟著指揮的手勢及旋律唱出合唱的歌聲,實在講,內心那有「怒髮衝冠」、「壯懷激烈」的澎湃胸懷啊?年輕的心靈,也很難體會「莫等閒、白了少年頭」的悲切吧!或許,我們真的有滿腔的愛國情操,但也只是單純的為唱而唱的學生;大家依然是愛玩的年紀,再加上台灣久已不談什麼反攻復國的基調,生活長年安和樂利、自己接觸及所學有限、識見淺薄,正是「少年不識愁滋味」啊!如今,年齡漸長,再看「莫等閒、白了少年頭,空悲切。」感受又不一樣了!
 
最近,許多年齡相近的朋友相聚,大家談起自己的父母師長,大多已經垂垂老矣!或者,還有許多都已告別人間的消息。明顯感受到,台灣已邁入高齡化的社會。尋常到公園或許多休閒場合,都會看到外籍的護理人員推著輪椅,或扶著拄著柺杖舉步維艱的老人家們。資料顯示:台灣目前僱用外勞人數逾44萬人,其中看護工等社福外勞約四成六,幾乎一半,實質上,還有更高比例的家庭是無力負擔家中老人外籍看護費用的。不得不讓人想起杜甫《贈衛八處士》詩:「人生不相見,動如參與商。今夕復何夕,共此燈燭光!少壯能幾時?鬢髮各已蒼!訪舊半為鬼,驚呼熱中腸。
 
重陽見白頭
 
奇怪,深秋時節,滿樹開滿白花的白千層,很難讓人和四月雪的流蘇、五月雪的桐花的浪漫氣息相聯想;也没有冬季白色梅花獨特引人的魅力,卻容易讓人興起「多情應笑我,早生華髮」的感傷!是秋風秋雨的蕭瑟帶來的愁緒嗎?但同時間開花的台灣欒樹、美人樹、水黃皮…甚至,再深秋的楓紅,也不致蒼涼如此啊!
 
白千層別名又叫脫皮樹、白瓶刷子樹、剝皮樹,因每年樹幹會生出新皮,把老樹皮推擠出來,形成層層老皮堆疊在樹幹的模樣,也因此得名;有關植物的介紹資料,指其樹皮鬆垮,彷彿一幅「衣衫襤褸」的容顏;而它開的花像瓶刷,穗狀花序遇雨或結籽後很快就糾結扭曲成像一團揉亂的綿絮或絨毛團,這樣的樹姿及花容,很難受到年輕浪漫的族群青睞吧!
 
雖然如此,秋涼以來,畢竟仍是白千層遍開滿樹白花當令的季節!台北許多的街道、公園,都會看到它「滿樹斑白」的身影,在我常往來的民權東路二段靠街道的兩旁及榮星花園,就可以發現它們的聚落;或許,這陣子你也正好上圓山大飯店用餐、喝咖啡;或者開車經過台北往大直;騎車、慢跑到基隆河東西岸,不妨向基隆河東岸方向眺望,原來,靠大直這邊的基隆河東岸,整排栽植的就是白千層樹,在夕陽下遠遠望去,一片綠林的樹頂彷彿皆已白了頭,正好提醒人們,農曆九月九日重陽敬老的節日到了吧!看到這一景象:值此年年深秋白千層花見白頭時,感懷之餘,可別忘了向年事已高的長輩們表達關懷致意啊!
 
後記
 
本月23日(農曆九月九日)節氣是霜降,也是傳統的重陽敬老節。
謹向年事已高的師長前輩們祝福:身心康泰!福壽齊昌!
 
延伸閱讀
 
<生活隨筆>台灣欒樹-黃花開落添秋妝
 
<心情風景>紫薇既出,誰與爭鋒
 
<生活隨筆>從台北看紫薇
 
<心情風景>送你四月的浪漫-白流蘇
 
<生活隨筆>遇見流蘇
 
<心靈觀想>美人樹引發的聯想
 
<心情風景>看花‧嘆花
http://blog.yam.com/bv7389/article/46741087

<城市組曲>梅櫻合奏齊鳴的樂章
http://blog.yam.com/bv7389/article/47644179

<旅遊見聞>士林官邸見花容-再續梅花緣
http://blog.yam.com/bv7389/article/46207795
 
<生活隨筆>巷弄裡的花草樹木
 
<心靈觀想>鳯凰花開,觸景生情-一個父親的省思